小斑马娱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小斑马娱乐网 » 文化

许世友:喋血孟良崮 勇夺济南府

许世友:喋血孟良崮 勇夺济南府

本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佚名。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许世友在红四方面军出身的上将中间,年龄大,入党早,资历老,是红四方面军出身的上将中最早当连长、营长的人,最早建功、最早出名的人,因性情暴烈、作战勇猛而闻名全军。

许世友不但领兵打仗勇猛顽强,而且他本身的武艺也相当高强,在战场上经常是冲锋陷阵,一马当先。年轻时,他在少林寺就是武林高手。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尤其对大刀特别钟爱。他常挂在嘴上的几句话是:红军枪弹不足,大刀是冷兵器中最为便当、最让敌人胆寒、最有号召力的一种兵器。许世友曾7次参加敢死队,2次任敢死队队长,4次负伤,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大刀团长”的威名远扬四方。

1934年7月上旬,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九军副军长兼第二十五师师长的许世友,率部在四川万源大面山英勇抗击四川军阀刘湘的川军。许世友身先士卒,在同敌人短兵相接时,挥舞大刀,进行惨烈的肉搏战,结果竟将那把纯钢的大刀砍得缺锋卷刃。战斗间隙,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来到红二十五师阵地,既表扬了许世友,又说了鼓励的话:“考验是很严重的,可是我们有从百战中打出来的战斗作风——硬!这就是我们能战胜一切敌人的法宝!”许世友将此牢记在心。他指挥3个团的兵力,以红军特有的“硬”的战斗作风,经过一个月的坚守防御战,最终打垮了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敌人。万源保卫战是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进行的规模大、时间长、激烈残酷的坚守防御战。此战结束后,勇立头功的许世友被提升为红四方面军王牌第四军军长。

抗战爆发后,在1939年的香城固诱伏战中,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六旅旅长陈赓因腿伤复发,委托副旅长许世友亲自指挥。许世友命令部队构筑了一条2500米长的菱形战壕,壕边移栽了一丛丛红柳稞,村口还挖了陷阱,上盖木板,再覆以干沙。许世友考虑到新一团才组建半年,每人仅十几颗子弹,手榴弹也不多,战斗开始不久,就命令:“拼刺刀!”他自己从背上抽出大刀直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这次诱伏战,三八六旅仅以伤亡50余人的代价,毙日军大队长以下200余人。

1941年3月,许世友被派往山东纵队任第三纵队参谋长兼第三旅旅长。在欢迎会上,骁勇的许世友便语出惊人:“毛主席派我来胶东就是要打仗的。太平我不来,我来不太平。”

针对蒋介石制造的血腥的“皖南事变”,许世友首先拿国民党胶东九区的专员蔡晋康开刀,指挥部队兵分3路,合围牙山,只用3天时间就解决了战斗。接着,许世友又挥师南下,一战郭城,二战榆山,三战万第,歼灭胶东最大的投降派赵保原所部主力,剪除了胶东日军的羽翼。毛泽东闻讯高度评价说:“许世友打红了胶东半边天,了不起,了不起!”

1942年2月,许世友调任八路军山东纵队参谋长,同年10月,被任命为胶东军区司令员。在反“扫荡”、反“蚕食”斗争中,许世友领导胶东抗日军民开展了游击战争。他们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自制了10多种土地雷,创造了30多种埋设地雷的方法,动员15万人民群众参加了为期5个月的烟青公路破袭战,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和“蚕食”,打得敌人心惊胆寒。

194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作为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奉命率部坚决打击顽军,捍卫人民的胜利果实。8月19日拂晓解放威海,24日傍晚攻占烟台,然后挥师直插平度。顽守平度城的是原伪绥靖军第八集团军司令王铁相,此时投蒋反共,摇身一变为国民党第九军中将军长。王铁相准备抗击许世友的“土八路”,迎接“盟军”和“国军”在青岛登陆。许世友则冷冷一笑:“管他什么铁箱、纸箱,不投降就把他砸成个破箱!” 9月10日,胶东八路军经过一番强攻猛打,一举攻破平度城,活捉王铁相。许世友三战三捷,取得抗战胜利后的开门红。

1946年6月,许世友奉命率领胶东军区部队参加山东讨逆战役,坚决反击国民党军的蚕食和偷袭。8日深夜,首先在胶县打响围歼国民党暂编第十二师赵保原部的战斗,结果仅用了10个小时就干净利落地结束战斗,击毙赵保原。胶县解放之后,许世友率部相继攻克高密、即墨,又是一个痛快的三战三捷。

之后,许世友领导的胶东军区部队被一分为三:一部分由吴克华率领,奔赴东北,编为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留在山东的部队一部分由周志坚指挥,编为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一部分由许世友本人率领,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许世友任纵队司令员。

1947年2月初,莱芜战役打响,许世友率部从胶东远赴鲁中,第一次参加大兵团作战。第九纵队以第二十五师和第二十六师约2万人的兵力,在博山西南的和庄附近设伏,与兄弟纵队联合,一举击毙国民党军第七十七师师长田君健。此战中,第九纵队以风卷残云般的攻击战术,赢得了华东野战军首长的青睐,从此,被作为攻坚主力使用。

1947年5月中旬,在孟良崮战役中,许世友向各级指挥员下达命令:“你们师长当团长,团长当营长,营长当连长,带头冲!”最终,第九纵队从山下打到山上,攻占雕窝峰,突破主峰600高地,最先把红旗插上山顶,为全歼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立下了汗马功劳。

1947年9月上旬,胶东保卫战开始。这时,时任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司令员的许世友,与政治委员谭震林一起,统一指挥留在山东的第二、第七、第九、第十三纵队,坚持内线作战。诸城攻坚、道头反击、高密会师,一气呵成,首挫敌范汉杰聚歼我胶东主力的计划。在胶河战役中,攻克三户山,占领范家集,激战红石山。在胶高追击战中,一攻丈岭,二攻卧牛山,三战玉皇顶。以第九纵队挑大梁的华野内线4个纵队,用4个月的时间,粉碎了国民党军占领胶东的企图,从根本上转变了山东战场的局势。

1948年3月中旬,许世友指挥山东兵团遂行胶济路西段的周张战役,打了开春第一仗。先以第七纵队围攻张店,并在野外堵截全歼弃城而逃之敌,俘敌4400余名。再以第九纵队奇袭周村,经10多个小时战斗,全歼国民党军整编三十二师1.5万余人。

1948年4月上旬,许世友指挥山东兵团实施了胶济路中段的潍县战役,一举歼灭国民党军整编第四十五师及2个保安旅等部4.5万余人。

1948年9月,作为山东兵团司令员的许世友,奉命指挥济南战役的攻城行动。经过8天8夜激战,我军一举攻克山东省省会济南城,歼灭国民党守军10万余人,活捉统掌山东军政大权的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

1953年4月,时任山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赴朝参战。在夏季反击战役中,许世友参与了作战方针的研究制定。这次战役一举突破了联合国军的防线,为促成朝鲜停战的实现,立下了汗马功劳。

1979年2月,年逾古稀的许世友作为广州军区司令员,参加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奉命指挥了广西方向的自卫还击作战,老骥伏枥,再创辉煌,堪称当代的老黄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