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斑马娱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小斑马娱乐网 » 网页UI

【小说连载】谁搬动了你我的命运道岔(第三卷)90-91

90、利益共同体

年前,江晋还是一个为科级奋斗的副镇长分管乡镇企业,这时,他认识了黄兴荣。黄兴荣想在四贤开矿,而江晋正好分管矿山,两人一拍即合。

江晋权力寻租成功,从黄兴荣那里得到了五万块现金。他用这五万块钱进行运作,在当年的换届中终于登上了镇长宝座。

从此,他和黄兴荣组成了利益同盟,他处处为黄兴荣的金矿提供方便,黄兴荣则运用手中大量资金,为江晋在官场上的发展铺平道路。

江晋在次年荣升镇党委书记,年后成为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年后,江晋坐上了华南县县长的宝座。黄兴荣也成为华南乃至鹤城有名的民营企业家。在新一轮房地产大流潮中,他成功转型,成立了兴荣地产,成为华南第一大地产商。华南县城百分之八十的房子,都是兴荣地产盖的。

当江晋坐上鹤城市长的位子后,黄兴荣的兴荣地产进军鹤城,其实就成了江系政治集团的经济体。

可以说江晋和黄兴荣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体。这是鹤城官场高层人人都知道的一个秘密。所以,刘兴建被郭达明派往华南之前,就告诫他,他的工作可以从华南的金矿打开缺口,但万万不可动黄兴荣。

这才是刘兴建从姜四眼身上下手的根本原因。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因为一个村民闹着要跳塔,牵出了黄四的地下赌场,最后将火烧到了黄四身上,黄四被全国通缉。

江晋知道,黄四就是黄兴荣养的一条狗,现在,这条狗就像得了狂犬症,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主人的安全。

那天,黄兴荣接到的神秘电话就是江晋打的。他们虽然关系不错,但很少通电话,每年通话的次数不会超过一次。可是,因为一个小混混黄四,江晋不得不给黄兴荣打那个电话。

因为他非常了解黄兴荣,这家伙有点江湖气,爱讲义气,肯定收留了黄四,这时候收留黄四不是引火烧身么?

江晋非常生气,到底是农民,有多少钱也是这个素质。

虽然打了这个电话,可还是晚了一步。黄四被别人杀死了,可能还带走了致命的证据,更可怕的是这件事把李伟这个魔头牵了进来,这让江晋既恼火又担心。

江晋虽然没见过李伟,但好像冥冥之中有定数一般,自从这个年轻人出现后,他就一直不顺,钟志刚等人的倒台有他的影子,蒋柏的败北,也有他的影子,难道这个魔头是老天爷派来对付自己的?如果让他拿到了证据,揪住黄兴荣不放手,势必会牵扯到自己。

必须阻止他拿到证据!

为此,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江晋动用了最后的王牌,江爷。江爷据说全名叫夏江。江爷因为早年犯了一件大案撞在了江晋手中,江晋觉得这个人很义气,也很有能耐,就起了爱才之心,动用自己的关系,将这个江湖奇人给放了。

江爷曾对江晋说:“大恩不言谢,江大人今后有用得着江某的地方,江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江晋知道,黄四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能运用政府的力量,只好给江爷打了个电话。

江爷觉得这件事太小了,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江爷觉得处理这种事,黑道上的人比较方便,就给朗爷打了个电话,朗爷曾欠下江爷很大的人情,加上忌惮江爷在官方的关系,自然不能推脱,便派出了他的得力手下,黑白双煞亲自去处理这件事。

为了保险,爷又派出他的四大天王暗中策应。

江爷和朗爷都认为这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派出去的人,都是高手,比此事大多少倍的事都很容易就搞掂了,肯定出不了任何问题。

谁知,三天后,坏消息相继传来。黑白双煞失手,四大天王一失踪,而李伟三人则全部逃脱,证据也没有拿到。

江爷和朗爷大怒,发誓要找到李伟,将他碎尸万段。

正在江晋一筹莫展之时,突然传来他女儿的公公,他的亲家,将兴平要来秦省任省委书记的消息。

这一消息让鹤城的局势大变,市委书记郭达明的门前顿时冷落起来,而江晋家里则突然就热闹起来。之前很多支持郭达明的官员们都跑去和江晋套交情,表忠心。

官场中人就是这么势利,眼中全是利益,没有任何交情可言。之前他们支持郭达明,一则因为他是鹤城的一把手,二是因为,他是省委书记贺天寿的人,前途必然远大。

可是现在贺天寿被闲置,未来的省委书记蒋兴平是江晋的亲家,郭达明的前途自然就堪忧了,搞不好很快就会被调到省政府那个部门任个闲职养老了。

江晋是个官场老手,他知道,现在是动用公安力量收拾李伟的最佳时机,他给省公安厅厅长岳成轩打了个电话。江晋温婉地在岳厅长面前对左达来表示了不满。

岳成轩之前就和江晋关系不错,江晋的儿子江若尘现在就在公安厅任处长,而现在江晋的亲家要来秦省主政,岳成轩自然更要给江晋面子了。岳成轩立即就将左达来调往省武警总队任政委,将江若尘到鹤城担任公安局长。

江若尘甫一上任,就以黄兴荣一案,涉及人大代表为由,将案件收归市局。同时,以李伟、胡志军、李刚涉嫌杀害黄四为由,在全范围内发了通缉令。

与此同时,他将与李伟私交不错的吕学敏和宋学忠停职,派人监视方欣然、柴丽、王明丽等与李伟关系密切的人,并监听刘兴建、张成等人的电话。

一时间搞得华南风声鹤唳,和李伟关系不错的人,人人自危。

当知道李伟等人逃到秦西后,江若尘回到秦西,在岳成轩的默许下,动用自己在秦西警方的关系,对李伟进行全力追捕,无论如何要将其置于死地。

只要李伟落入警方手中,江若尘有一百种办法让他发生意外。

但他还是低估了李伟的实力,他没想到李伟不但和肖振东这个前黑社会老大私交不错,还认识秦琴这种牛人。通过仔细调阅监控录像,江若尘可以肯定,李伟是被秦琴带出大厦的,他一路追踪,知道秦琴将李伟带到了沙丘别墅。

对于肖振东,江若尘的死党唐队长可以硬闯进去查,可是面对秦琴这等牛人,别说是唐队长,就是岳成轩本人也不敢在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闯进她的别墅去查。

知道这个情况后,江若尘冷笑一声,心道:只要你小子还在沙丘别墅,就不怕你飞上天去。

他派两个警察以去秦琴的别墅询问,其实是一种试探。秦琴的司机竟然说主人不在,这就更加证明了江若尘的判断,李伟肯定就藏在秦琴家中。

江若尘增派了五名警员在秦琴的别墅周围布控。他则回到秦西和监察院交涉,希望能拿到搜查证。

听完黄建平的分析,李伟终于明白了整个事件的真相。难怪头一天郭达明的书成思杰还给自发短信,要自己立即回电,可是第二天自已电话打过去后他却不接。难怪自己的朋友都在电话中说的话那么奇怪。

看来,自己的好日子怕是到头了。随着贺天寿书记的调离,郭达明必然失势,而刘兴建是郭达明的人,而自己又和江晋一派斗得不可开交,如果江晋得了势,自己必然是清洗的对象。

这些都是次要的。如今,从沙丘别墅逃出去,就成了天大的难题。警察封锁了上山下山的公路,肯定就是为了抓捕自己。放以前,可能监察机关真不敢开具针对秦琴的检查令,而如令,蒋家人要来秦省主政,而蒋家和江家的关系官场上的人都心里明白,监察机关会为了一个秦琴而得罪江家人么?肯定不会。

江若尘拿到搜查令是迟早的事,到时候,李伟将插翅难逃。

黄建平叹了口气说:“对不起了,李兄弟,这件事我真的是无能为力。虽然,蒋家现在投到了我们黄家门下,我是黄家的嫡孙,可是黄家的事,只有爷爷说了算。爷爷是一个非常实际的人,现在,正是黄蒋两家的蜜月期,就算我再怎么求他,他也不会为了我和你的交情,出手干涉蒋家的事,其实,生在这种大家族,常常让人十分憋屈。”

李伟说:“黄兄能将这件事的复杂背景告诉我,我已经非常感激了,黄兄的难处,完全能够理解。

连黄建平都帮不了自己,其他人就更不可能了,难道自己真要葬身在这沙丘之上?

黄建平说:“我帮不了你,但有一个美女却可以帮你,也只有她能帮你了。”

李伟说:“谁?方家姐妹?”

黄建平说:“不是,方家姐妹也不行,方家是何家的一个旁系,现在何家和蒋家刚刚取得平衡,方家自然不淌这趟浑水了。你还记得我们来华南时,随我们一起来,却不是我们圈子里的那个女孩吗?

李伟说:“你是说郭秦唐?”

黄建平说:对,郭秦唐的爷爷郭二虎是唐家的三女婿,是唐家的中坚力量,在军方的影响力非常大。蒋家本来是唐家的一支,现在却投靠了我们黄家,唐家人心里肯定极其不爽,如果有一个能打击蒋家的机会,你说唐家会不会放过?

李伟心中一亮,这可能是唯一能够脱困的办法了。

李伟挂断黄建平的电话后,立即给郭秦唐打了个电话。郭秦唐一接通电话就问:“听说你被警方通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被通缉一事,远在京城的郭秦唐竟然知道,说明她一直在关注自己。

李伟简单地将从黄建平那里打听到的情况讲了一遍。最后说:“黄大哥说,现在能救我脱困的人,就只有你了,所以我打电话向你求救。”

郭秦唐冷哼一声说:“黄家人全是这种德性,他们不是救不了你,而是觉得你还不值得他们发话,你懂吗?”

李伟心里岂不明白?还是自己的官当得太小啊。

李伟说:我知道,这件事水很深,如果让郭姐为难的话,就算了吧。

郭秦唐说:“既然你看得起我们郭家,这件事我管定了,你现在在哪儿?怎么个情况?”

李伟说:“我现在在秦西东南部的沙丘,躲在一个朋友的别墅里。上山下山的路全部被封锁,别墅也被包围,估计他们正在申请搜查证,随时会冲进来。。”

郭秦唐说:“你不要关电话,随时向我报告情况,我三个小时后到。”

挂了电话后。李伟将目前面临的严峻情况如实告诉了秦琴,不好意思地说:“秦姐,把你给卷进来了,真不好意思。”

91、壮士断腕

挂了电话后。李伟将目前面临的严峻情况如实告诉了华玉章和秦琴。提议华秦二人立即离开别墅。这时,秦琴的秘书匆匆进来报告,说已经从秦西高层得到准确信息,监察厅已经在十几分钟前,向警方开具了对秦琴沙丘别墅的搜查令,估计半个小时后,他们就会来搜查,董事会从秦琴安全角度考虑,要求她立即离开沙丘别墅。

秦琴将这一情况如实地告知了李伟,李伟苦笑道“真不好意思。把你给卷进来了,你和华大夫立即离开吧。

华玉章郑重地说:“从承建华南校舍那时起,我就认定你是一个正直的好官,决定一生跟随了。不是你把我圈进来的,是我自己跳进来的。”

秦琴说:“实在抱赚,我要为公司几万员公负责,也必须执行董事会的决定。”

李伟说:“我理解秦琴的难处,您在这儿会给我更大的压力,您还是尽快离开吧。”

秦琴将李华二人领进地下室,给他们示范了如何启动一级安全防护。最后说:放心吧,这栋造价千多万的别墅的防护设施是非常先进的,当一级安全防护系统启动后,别墅的所有入口,全部被一公分厚的钢板封死。而地下室的入口则被一寸厚的合金钢门封死,同步启动了独立的供电、供水、供氧和通讯系统。他们即使拿到了搜查令,想进来也非易事,自古邪不胜正,你们一定会度过这一劫的

处理好这些事,秦琴才带着所有仆从离开了别墅。

这个六十多平米的地下室的安保系统,差不多相当于银行的金库。地下室里,通过闭路电视可以观察到别墅外面的动静。

秦琴离开二十分钟后,就见大门外冲进一群警察,按了一会门玲没有动静之后,一个警官果断地下令,让警察破门。五六个警察忙活了十几分钟,那扇大门仍然纹丝不动。

带队的警官正是江若尘。他一个小时前驱车赶到秦西监察院,监察院的领导知道他是江家的人,自然不敢得罪,立即就按他的要求开具了搜查令。

没想到拿着搜查令仍然进不了别墅,江苦尘大怒,让两名警察去外边的工地上,调来一台挖掘机,将别墅侧墙挖出一个大洞。

一群警察从破洞里钻进去,将楼上楼下搜了个遍,也没找到一个人。

江若尘气得脸色铁青,一脚将一把红木椅子踩碎,吼道:“搜,继续给我搜,我就不信,一个大活人还能飞了不成。

这时,一个警察兴匆匆地过来报告,说发现有一处地板比较异常,怀疑是地下室的入口。

江若尘听说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大喜,说:“走,去看看。”

江若尘跟着那位警察来到一个房间内,仔细观察后发现,有一块木地块和周围的木地板之间有一道细缝,他下令将木地板拆开,果然在水泥地板上发现一道缝,应该是地下室的入口,却一时找不到开启之法。

他让警察用重锤将水泥板破开,在三寸厚的水泥板下,却遇到了合金钢板,重锤砸上去,弹起老高,而下面的钢板连擦痕都没有。

他奶奶的,这座别墅的安保设施也太牛逼了吧。

他让警察对地下室里边喊话,想让他们自己打开地下室出来,喊了十几分钟,一点动静也没有。

江若尘让技术人员查找地下室的空气入口,想用烟熏的办法将他们逼出来。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技术人员说:“这个地下室,可能有自己独立的供电供水供氧设施。”

江若尘生气地骂道:“妈的,我就不信攻不破它。”

他让两个警察去附近的工地上找来电钻,要他们在地下室入口的钢板上打一个孔,然后放烟进去,他就不信,逼不出他们来。

警察们安装好电钻,对准地下的钢板开始钻孔。这种合金钢板硬度特别大,警察们轮流作业,一共钻坏了五根钻头,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在钢板上打了小指粗一个小洞。

江若尘对着小洞往里喊:李伟,我知道你躲在里面,你们已经被警察包围了,躲在里面是死路一条,出来吧,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李伟正要答话,华玉章捂住他的嘴,小声说:“这种人的话不可信,你出去的话必死无疑。”

江若尘等了一会,见里面没有反应,冷哼一声说:“你以为你们躲在里面我就没有办法了么?放烟,将他们给我熏出来。”

之前在钻孔的时候,警察早就准备好了喷烟设备,江若尘一声令下,警察将橡皮管插入小孔内,启动了设备。一股股黄色烟雾冲入地下室。

这种烟雾中含有大量刺激性气体,及入后让人非常痛苦。

烟雾一涌进来,二人立即被呛得咳嗽起来。李伟忙拉着华玉章躲进卫生间,用水将毛巾打湿,将门缝塞住,这才好过了一些。

这时,郭秦唐的电话打进来说:“现在你那儿的情况怎么样?”

李伟说:“他们已经进入别墅,我们躲在地下室里,他们进不来,在钢门上钻了个孔,正用毒烟熏我们,你再不来,我就死翘翘了。”

郭秦唐冷哼一声:“没想到江若尘这么疯狂,看来你手中的东西一定戳到了江家的痛处,你再坚持一会,我马上派人来。”

虽然,他们竭力用湿毛巾堵住门缝,但还是有一部分透进来,呛得两人非常难受。

坚持了二十几分钟后,华玉章终于忍受不了,晕倒在李伟怀中。

江若尘指挥警察往地下室灌了二十几分钟毒烟,还没把李伟逼出来,倒让江若尘做难起来,如果继续放烟,有可能将人熏死在地下室里,如果将李伟熏死了,这地下室就更要不开了,就更没办法拿到他想要的东西

就在他正犹豫要不要继续放烟时,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突然冲进别墅,带队的军官大叫:“我们正在执行重要军务,这栋别墅已经被我们征用,请你们立即离开。”

江若尘一下子楞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和军方扯上了关系,他笑着对军官说:“这位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正在抓捕杀人凶犯……”

他的话还没说完,军官打断他说:“奉首长命令,若遇妨碍执行军务者,格杀勿论!”

军官的话音刚落,士兵们大吼一声“是!”

接着传来一串子弹上膛的声音,枪口对准一帮警察。警察们那里见过这种阵势,一下子慌了,放下手中的工具,拔腿就往外跑。

江若尘一见大势已去,只好跟着警察退出别墅,士兵们将他们赶出别墅五百米外,在别墅周围持枪警戒。

李伟担心华玉章的安危,抱着华玉章正想开门出去,突然从卫生间的监视器上看到,有一队身穿迷彩服的士兵冲进别墅,将正在放烟的警察赶了出去。

这时,李伟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他深吸一口气,打开卫生间的门,奋力冲到控制台上,按下了开门键后,就晕了过去。

李伟醒过来时,正躺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军官见他醒过来,“拍”地立正敬礼说:“郭峰奉命前来保护首长安全,请首长指示。”

李伟说:“辛苦大家了,谢谢,谢谢。”

郭峰不好意思地说:“我们来迟了一步,让首长受苦了。”

李伟说:“没关系,那位女士呢?

郭峰说:那位女士还没有醒,正在卧室输液。

李伟来到卧室,见华玉章脸色苍白躺在床上,一个医务兵,正在给秦琴换吊瓶。看到李伟进来,给他敬了个礼。

李伟关心地看着华玉章问:的情况怎么样?

医务兵说:“报告首长,病人的身体没有大碍,很快就会醒过来。

医务兵刚说完,华玉章就醒了,拉着李伟的手说:“我们这在哪儿?

李伟说:“还在秦琴的别墅里,不过已经安全了。

正在这时,别墅外传来轰隆隆的巨响,一架军用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别墅外的草坪上。灯光将周围照得通亮。

郭峰高兴地说:“是郭团长到了。”

李伟跟着郭峰迎出去,但见舱门打开,一位身穿校官服的女人英姿飒爽地跳下飞机,大步流星走向别墅,看到李伟我来迟了让你受苦了。

李伟笑道:不迟,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李伟将郭秦唐迎进别墅,郭秦唐看到墙上那个破洞,皱着眉说:“这帮人太嚣张了,好好一栋房子被他们搞成这样。”

这里肯定是不能住人了,郭秦唐让郭峰负责将华玉章送到秦西妥善安排住处,带着李伟登上直升机。

直升机升空后,郭秦唐故意让飞机在五百外的江若尘和警察们头上兜了一圈,大声说:“江若尘,转告你家主子,就说李伟被我郭秦唐接走了,有种让他来向我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