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斑马娱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小斑马娱乐网 » 科技

「可怜天下父母心」爹娘的包袱

「可怜天下父母心」爹娘的包袱

一九九九年秋冬季节的一天,大学毕业的我,经历了近半年漫长的等待与煎熬,终于等来了单位要我翌日报到上班的通知。

不消说,一家人都很兴奋,尤其爹娘,还从来没见他们那么兴奋过,眼角眉梢都是笑,脸上那一道道或长或短弯弯曲曲的褶子都被笑给填满了填平了。

出门见了人还未及等人家打招呼,先自迎了上去跟人家打起了招呼,三说两说就把我要上班的消息给人家透了过去。

听着人家道出来的喜,爹娘更是美得不行,只知道一个劲儿地笑!

我埋怨爹娘:“怎么心里就藏不住一点事儿?上个班有啥好炫耀的?!”

爹长出一口气:“这么长时间,你上班没个准信儿,整天这个问那个问的,问得俺心里慌慌的!”

娘说:“可不呗!让人家直个劲儿地问,觉着脸上杠(很)冒火了,上街生怕碰着人,碰着人恨不能躲着走!”

爹接话:“这回,心可放到肚子里了,俺跟你娘总算把这个包袱撂下了!”

唉!以前没上大学时爹娘就成天价背着个包袱,生怕我念不出个名堂。没想到,现在大学毕业了竟然又让爹娘背了这么大的一个包袱!

当天晚上,爹破天荒地让娘准备了一桌子菜,又邀来几个相好不错的乡亲,叮叮当当地喝将起来。

依着爹平时的酒量最多也就半斤的量,可那天爹的酒瘾似乎出奇地高酒量也出奇地大,无论敬别人还是别人敬自己都是盅盅净,喝了一盅又一盅,没完没了,直看得伺候局的我眼花缭乱。

我担心爹会喝醉,借着给爹满酒的空儿用胳膊肘悄悄掴打爹一下,提醒爹“少喝点儿!”

哪知爹装糊涂,非但不接这个茬,反倒提高了嗓门:“倒满倒满都倒满!”

几个乡亲也劝:“别喝了别喝了再喝真高(多)了!”

爹摆出一副大将的架势:“这俗话说得好,人逢喜事精神爽,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们几个老伙计今儿们(今天)喝个痛快!”

嗬!别看爹没多少文化,这喝酒的词儿张嘴就来,还一套一套的。不过,我心里话,这酒逢知己在其次,人逢喜事才是真!

看我还站在那磨叽,爹冲我一瞪眼:“还愣着干么,赶紧都倒上啊!”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倒满一圈儿酒赶紧出来跟娘说:“抓紧上饭,再这么下去,我爹非喝醉不可!”

没成想,向来因爹喝酒经常跟爹打叽叽的娘这次竟一反常态,笑吟吟地对我说:“喝啵喝啵,不碍事儿,你爹高兴!”

嘿哟!俺的娘哎,高兴起来连原则都不要啦!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一帮人直喝到将近午夜时分才尽皆散去,有两个乡亲说话舌头都不打弯了走起路来更是东倒西晃让人捏着把汗。

奇怪,喝超那么多,爹竟然还清醒着,帮娘收拾利索后让娘重新泡壶茶来。

娘忙活了一晚上非但不劝爹早点歇着,反倒劲头儿十足,兴冲冲地出去,不一会儿就拎回来一个暖瓶,接着又麻利地冲上了茶。

泡上茶,娘未急着坐下,而是将挂在墙上给我新买的那身西装拿了下来又返身拿过针线笸箩,拿着针线眯着眼凑到灯跟底下纫针。

「可怜天下父母心」爹娘的包袱

我很诧异:“娘,新买的衣服好好的你缝它干啥?”

娘淡淡一笑:“我怕扣子不结实,再缝几针!”

“这......”

我一时语塞,竟不知再说啥!

这时娘已经一针一线地缝了起来,每次穿过针来都使劲将线拽上一拽。

爹坐在椅子上,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没有了刚才那股子兴奋劲儿,显得心事重重。

沉默了好一阵儿,爹端起茶碗“咕嘟”了一口总算开了腔:“咱庄户人家出身,到那里连个着靠都没有,能行蛮(么)?”

娘一边缝着扣子一边“唉”了一声:“是呢!都说朝里有人好做官,大树底下好乘凉。咱这亲戚们连个在外面混事儿的都没有,真要有个大事小情,连个商量的都没有!”

呃?!俺的爹娘哎,你们好不容易卸下个包袱,咋又给自己拾起个包袱来?

说心里话,孤身一人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单位和一群陌生的人打交道,能不能行,我心里也没底。

可我不想让爹娘担心,故意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大大咧咧地对爹娘说:“别整天操着十八下的心,有嘛行不行的,放心,我能行!”

听到我的话,爹紧缩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下,不过旋即又板起来:“到单位上得有眼力劲儿,勤快着点儿!别横草不动,嘛事都等着领导支使,有活要抢着干。咱庄户人家有的是力气,多干点活儿累不着!再说,你们那活风不着雨不着的,比种庄稼地轻省多了!”

娘说:“就跟庄户人家揍(做)小买卖一样,咱担得起挣担不起赔啊!到那里要紧地把活干好喽!这头三脚要是踢不开,往后立足可就难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爹娘的包袱

爹又说:“到单位上该大是大该小是小,对领导得敬着,对同事得和气,行事为人得大气,别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别跟这个那个犯直犯顶。”

娘接过话茬:“就是!就是!大伙儿凑到一块儿是个缘分,得好生处!处好了,对谁都好,要是老疙疙瘩瘩的心里多别扭!”

听着爹娘语重心长的唠叨,看着两人两鬓的白发、满脸的沧桑,想想这些年来爹娘为拉巴我们兄弟姊妹几个付出的血汗,想想爹娘这没完没了的牵挂,我突然想哭。

爹——娘——你们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把心中的包袱撂下?

我心里清楚,爹娘永远都不会把心中的包袱撂下,我们这些儿女是爹娘一辈子的包袱。

这个包袱爹娘时不时会打开瞅上一瞅,加上一些,一辈子做不完的加法!

反过头来,这么多年过去,爹娘从未要求我们这些当儿女的为他们做这做那。

每次给爹娘钱,爹娘总是推说“不缺钱!”死活不要,我们只能硬塞给爹娘或者偷偷压到爹娘枕头底下。

这些钱,爹娘舍不得花,全都攒了起来,逢到过年又分给孙辈们做压岁钱。

我们埋怨爹娘改不了过日子的脾气!

可爹娘却自有说法:“俺们但能爬得动,能不给你们添麻烦就不给你们添麻烦!”

这些年来,爹娘一直在给我们做着减法,生怕成为我们的包袱。

默念至此,我的泪又来了!

【作者|吴长远】

「可怜天下父母心」爹娘的包袱

【文章转载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