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斑马娱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小斑马娱乐网 » 科技

“池震死了”引争议,《原生之罪》导演被寄刀片,网剧想象力在哪

“池震死了”引争议,《原生之罪》导演被寄刀片,网剧想象力在哪

如果把视角放在更大的维度,“爱腾优”三家平台在自制剧领域的竞争仍然激烈,行业内的头部生产力成为各自争相竞逐的对象。在这一前提下,爱奇艺需要回答的是,如何在保证剧集质量的同时,通过一部部的剧集生产,既进一步绑定行业头部生产力,又培养属于自己的新生力量。

作者 | 查沁君

编辑 | 申学舟

在开往机场的末班地铁上,池震倒在血泊里,脑海里回忆起的是,他和陆离破案时的场景,眼神孤苦无望。在地铁的终点站,他的女友小蜜蜂正处于无尽的等待中。

这是网剧《原生之罪》大结局的最后一幕。“池震死了”这一话题也在该剧集收官当晚迅速登上微博热搜,讨论热度目前已达到4.7亿人次。“我收到无数人,包括圈外和圈内人的‘刀片’,他们都说叶导,你还我池震。”导演叶伟民笑着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

对于首次执导网剧的叶伟民来说,相对于本格推理,他更倾向社会派推理——即在特定环境和架空的背景下发生的罪案,以真实案件为原型,剖析人性的善恶面,为的是给观众带来一种相对容易进入的落地感与真实感。《原生之罪》的剧本也正是基于此创作而成。

但他亦面临挑战,一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呈现高质量的作品。二是,如何在高密度的案件细节和人物塑造上找到平衡。“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

而作为《原生之罪》的出品方和播出平台,爱奇艺也一直将悬疑类型的网剧作为其剧集策略中特色化和差异化的排头兵。从《心理罪》到《灭罪师》、《美人为馅》再到《无证之罪》,爱奇艺在这一类型上发力已久。

“希望每一部都能有不一样的创新和突破。”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表示。比如,《原生之罪》中“双男主”的角色设置以及24集6个故事的讲述模式,就分别是对内容与形式的突破。

“池震死了”引争议,《原生之罪》导演被寄刀片,网剧想象力在哪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

对于爱奇艺来说,在网剧领域“共鸣”和“猎奇”是两个核心的关键词,也是其在悬疑和爱情类型剧上发力的原因。“网生一代在网络上的需求无非两点,一是共鸣、二是猎奇。爱情类型片满足了共鸣与幻想,悬疑类型则满足了猎奇心理。”戴莹表示,这两类都是既具有市场需求,又能够提供创作空间的类型。

如果把视角放在更大的维度,“爱腾优”三家平台在自制剧领域的竞争仍然激烈,行业内的头部生产力成为各自争相竞逐的对象。在这一前提下,爱奇艺需要回答的是,如何在保证剧集质量的同时,通过一部部的剧集生产,既进一步绑定行业头部生产力,又培养属于自己的新生力量。

“池震死了”引争议,《原生之罪》导演被寄刀片,网剧想象力在哪

“相当于三个月拍六部电影”

一直以来,作为电影导演的叶伟民对网剧都存有疑虑。令他改变想法的作品是爱奇艺在2017年的一部社会派推理网剧《无证之罪》,这部网剧呈现出的质感让叶伟民有些动心。

“有没有兴趣来一部这样的?”2017年9月的《无证之罪》上线发布会上,坐在叶伟民身旁的韩三平转头问他。震撼于《无证之罪》精良的制作品质和紧凑的故事情节,叶伟民一口答应下来。

“池震死了”引争议,《原生之罪》导演被寄刀片,网剧想象力在哪

叶伟民在电影上的风格多样,从《投名状》到《人在囧途》、《京城81号》每一部电影都是不同的风格类型。而《原生之罪》则是他在刑侦罪案类网剧的一次新尝试。“我不想跟着市场走,总在想能不能比市场更前进一点?”

也因此,叶伟民希望《原生之罪》相较于此前市场上的同类型网剧能有不一样的地方。这种不一样首先体现在剧本:在24集的体量中讲述完6个案件,每个案件的作用是为两个男主角服务,将二人推至最后一个案件,像一个交汇点,所有铺陈和冲突在主角身上爆发。“将色欲、嫉妒、贪念等人性中的多个侧面体现在不同的案件中。”

为了完成这样的剧本构想,叶伟民首先找到了编剧蒋峰。此后,在韩三平的牵线下,曾制作《无证之罪》的万年影业团队也参与进来,万年影业CEO何俊逸作为总制片人也参与了剧本的修改与创作。

而作为出品方和独家播出平台的爱奇艺,则是从演员选择阶段开始深度介入的。戴莹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在搭建演员上,我们根据市场情况以及对于角色匹配程度,搭配了尹正和翟天临这个组合。”

“这两个人,一个是戏精,一个是戏霸。我一直强调这两个人本身带有池震和陆离都有的所谓的吻合点。”叶伟民解释说。《原生之罪》中,池震张扬外露,内心却是掩藏极深的孤独;而陆离则恰恰相反,办案中的他极致冷静,生活中对待母亲和女儿却是温柔至极。

尹正和翟天临的加入也为剧本中“双男主”的设置带来了可能。“我们为双男主的人物设定设置了很多桥段和台词,其实就是想要去破圈,让更多用户喜欢。”戴莹说,目前该剧女性用户占比在62%以上,“女性用户比男性用户更喜欢分享,在这个层面如果能突破圈层的话,可能对剧集的传播会更有利。”

此外,虽然沿袭了港片“双男主”的设置,但叶伟民希望能在以往的基础上做出改变。“过去所有主角都回到警察身上,这里的池震不是警察,但也进入查案这条线上。从观众视角进入案件,同时产生共情。只要人物背后的线索清楚、人物精采、性格明确,观众就很容易被带入,跟着人物走,这是最成功的。”

但由于将重心放在两位主角的人物塑造上,《原生之罪》在案件和细节的还原方面则稍显不足。对此,叶伟民解释道,《原生之罪》是借助案件来带动主角所处的情境与情节,在平衡案件和人物的重心时,如果案件太长会弱化主角的吸引力,反之人物则“出不来”,难以形成共情。“所以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比较头疼的就是如何两条线兼顾。”

“池震死了”引争议,《原生之罪》导演被寄刀片,网剧想象力在哪

同样为人物塑造服务的,还有该剧架空背景的设置。“我没有故意去架空他,在架空的背景下,他的性格、心理状态容易表达出来。当然你说过审难吗?肯定难,但是架空之后你的人物很成立,我还是聚焦人物本身。”叶伟民说。

实际上,《原生之罪》真实的拍摄地是在马来西亚。采景时叶伟民一眼就看上了这个地方,但具体拍摄地的选定依然花了一番功夫。“我们在每个景里不停地找,因为采景才有细节,不是一来就写出来的。”

比如,《原生之罪》的第二个案件,就发生在当地拥有百余年历史的茶园里。“它是立顿茶叶的发源地,由英国人管理留存至今。我一看到那个景就特别喜欢,在最美的地方发生最残忍的分尸案。”

架空背景虽然能在人物塑造上给创作更多空间,但也容易另观众产生“无着落感”,因此叶伟民试着以改编真实案件去做弥补。在剧中,杀人骗保案就是以真实事件为原型所做的改编,人性的善恶也通过这一案件得到更为辩证地呈现。“我希望在戏里面表达正能量的(东西),我不要整个案件都是黑黑的,我希望他们都是阳光下的人。”

拍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让叶伟民最头疼的就是如何在三个月内容完成24集内容的拍摄。“相当于在三个月内拍六部电影,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叶伟民解释说,如果按一集45分钟计算,4集完成一个故事的叙述,180分钟则约等于3个小时的大电影。整部剧24集共6个案件,还要保持前后观看的连续性和风格品质一致性。

“作为一个专业的导演要准确,不能浪费。如果我不准确的话,200多人不知道怎么走。导演相当于一个将军,要懂得如何领着一帮人准确去打仗。”当我们采访叶伟民时,《原生之罪》在在付费体系内已经迎来大结局,而作为导演的他则对该剧给出了75分的评分。

“在制作上我还挺满意的。”叶伟民坦承道,但内容上还是太偏向池震和陆离两个人物的内心状态了,很多时候疏忽了案件的推理逻辑和细节,对剧本的把控成熟度亦有欠缺,在心态上崩得太紧。

“池震死了”引争议,《原生之罪》导演被寄刀片,网剧想象力在哪

“要么是找共鸣,要么就是猎奇”

从《心理罪》到《灭罪师》、《美人为馅》、《无证之罪》,再到现在的《原生之罪》,爱奇艺在悬疑剧上的探索一直保持兴奋。根据艺恩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网络端独播悬疑网剧共计80部,其中,爱奇艺占37部。

“我们可以看美剧、英剧、甚至是韩剧,其实悬疑都是创作中的大类型。”戴莹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分析表示,首先从市场上判断,悬疑有较大的市场需求,早期在中国火的影视作品中悬疑类型占很大的比重。其次,这一类型在创作空间上为创作者提供了更大的余地去创作故事。

从市场需求看,悬疑类型的网剧确实具有较大的潜力,从2016年时期的《老九门》就可窥见一二。艺恩数据显示,在《老九门》的用户群体中,付费用户占比超7成。

但自2017年爱奇艺的《无证之罪》、《河神》以及优酷的《白夜追凶》成为年度悬疑爆款后,今年以来陆续有更多同类型的网剧上线,某种程度上该类型正面临同质化的困境。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期间,悬疑网剧在市场中的占比从21%增长至71%。

“池震死了”引争议,《原生之罪》导演被寄刀片,网剧想象力在哪

因此,在戴莹的逻辑中,在悬疑剧这一领域,每做一部新剧都必须较爱奇艺此前的作品有所突破。比如,在《原生之罪》中,故事不再是以往一季只讲述一个案件的模式,而变成了4集一个故事的单元剧,每个故事都以其情节使得两位主角的人物形象更加丰满,让观众有更多的代入感。

但这并不意味着要一味地去追求用户口味。“坦白说当你追到的时候,可能口味已经变了。所以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你要明确做这个项目的根本初衷是什么,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未来在这一块儿,我们会更多地改编一些真实事件,这样故事会更有力度。”戴莹表示,预计在今年年初上线的《破冰行动》就是根据一起真实案件改编。此外,未来还会有陆川导演的《西部警事之白银档案》等网剧陆续上线。

但值得一提的是,悬疑类、特别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影视作品,在尺度把握上需要格外精准。“其实做悬疑剧最重要的是对案件尺度的把握。因为它一直都属于在悬崖边上跳舞(的类型),你什么时候能做、做到哪一步、做到什么样的尺度,(政策)风向实际上非常重要,你要非常清楚这一点才可以创作。”

除了悬疑,爱情类剧集也是爱奇艺发力的重点。“网生一代在网络上的需求无非两点,一是共鸣、二是猎奇。爱情类型片满足了共鸣与幻想,悬疑类型则满足了猎奇心理。”

其中,戴莹认为共鸣占比更大。“因为猎奇实在不好做。在创作层面,它不是一个适合井喷式创作的类型。相比之下,在爱情这个层面,所有成功的韩剧案例,其实都是换汤不换药,而且爱情对于女性用户来说,永远都是非常有效的药引子。”

比如爱奇艺与光线合作、即将上线的《我在未来等你》。“它让33岁的自己穿越回去,跟17岁的自己处于平行空间,并且当了17岁自己的老师,情节非常有意思。”

“另外,明年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爱情片是《新白娘子传奇》,它是非常经典的爱情故事,这种我们也去做,做出来的效果呈现都是非常好的。”戴莹说。

作为剧集重点发力的两个类型,爱奇艺在2018年分别为其开辟了“奇悬疑”和“爱青春”两个剧场,希望以剧场的模式进行更垂直化的运营。在戴莹看来,剧场的设置能够有效地增强用户粘性,“剧集是单一的,但剧场是聚合的。它相当于一个社区化的运营产品,第一你可以在里面看到更多精准用户向的内容,第二可以与其他用户形成互动。”

“池震死了”引争议,《原生之罪》导演被寄刀片,网剧想象力在哪

几年前,头部视频平台的竞争焦点就已从版权购买转向自制能力的比拼。如今,如何打通内容产品链条的资源界限,绑定更多头部内容供应公司,刺激产生新的创造性内容以及保持恒久的生产力,则是突围战的核心武器。

戴莹认为,网剧领域的头部生产者分为两类:一是以往一直供应优质剧集的团队;二是能够带来行业创新的团队。“比如我们合作的《唐人街探案》的网剧,已经在泰国开机了,它就是由此前的电影团队制作的。”

目前,爱奇艺的自制剧集开发主要分为两种模式,一是自有IP,主动寻找团队进行制作;二是外部项目,在剧本开发已经完成的基础上找到爱奇艺,进行合作。

“之前可能是外部合作的项目偏多,但在未来还是希望自有IP的项目占比能更多一些。”戴莹还表示,不论是哪一种模式,爱奇艺都会深度介入到项目的每一个阶段。

目前网剧成本正逐年增高。2014年时,白一骢和腾讯视频合作的网剧《暗黑者》单集制作成本仅70万元左右,到了2017年,《白夜追凶》的单集制作成本已经在200万元一集的水平。而根据《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的了解,今年播出的一些网剧的单集成本已经达到500万元左右,对于一些正在开发的项目平台也愿意给出更高的价码。

戴莹表示,剧集在商业变现上也会有更多的方式。“我们会分类型,有些剧特别适合招商,我们就回去做前置规划,加大力度。”但她也坦诚,剧集与综艺的商业模式不同,综艺更侧重广告招商,而剧集更侧重付费,还会结合爱奇艺体系内其他板块,打开IP产业链去进行变现,“比如可以跟游戏结合,也可以跟电商结合进行一些衍生品的开发,包括我们《原生之罪》的图书也已经同步上线了。”

一直以来网剧行业都希望以其更灵活的生产方式,参照美剧模式,打破传统电视剧在内容、市场、受众上的限制。但目前而言,国内仅就剧集的体量、排播模式上做出改变,尚未能做到如美剧般通过绑定编剧团队,进行持续好几季的内容输出,进而打造剧集品牌。

“行业整个的制作工业体系还没有特别成熟,所以它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戴莹表示,目前爱奇艺多数剧集也承担了培养新人的任务,“我们所有的剧,包括合作的团队,都是非常年轻的创作团队。”

对于2019年的网剧市场,戴莹认为会更冷静,生产力也会舍弃数量、向质量靠拢。“真正好的创作者会寒冬中留存下来。而且会更舒服,不会被催促、也不会被非专业的团队所挤压,也因此能有更多精品剧集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