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斑马娱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小斑马娱乐网 » 简历

奇闻!男子被控杀女友服刑16年,狱中写300封血书泣血喊冤!

2002年2月20日,江西省农科院植物保护服务部附近的试验田发生一起命案,温海萍的女友惨遭杀害,因为当晚两人曾见过面,第二天,温海萍被警方列为嫌疑人,指证称因女友提出分手,温海萍“恼羞成怒”而杀人。2019年1月11日,温海萍接受采访时表示,办案民警对他采取诱供等手段迫使他认罪。此后,从死刑到死缓,再到坐牢16年出狱,青春和生活完全走样。

温海萍年轻时【人物背景】

温海萍,1978年6月29日生,江西萍乡福田镇双源村人,大学文化,原系江西省农业科学院职工。2002年2月22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拘,3月21日被捕,8月1日,被南昌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同年12月21日,江西省高院改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18年5月12日刑满释放。

【案件简概

在16年前那个漆黑的夜晚,温海萍如约先回到宿舍,此后再去找邓晓艳,或许,就是这10多分钟的时间差,让事情变得难以预料。

温海萍至今还记得2002年2月21日那个早上,他去女友居住的地方寻找她时,必经之路的农田围着很多人。他跑过去看到,女友邓晓艳躺在地上,上半身衣服拉到胸前,下半身衣服不整……他如五雷轰顶,瘫在地上。

温海萍指认当年发现女友尸体的大致方位(红色区域)

2018年12月1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温海萍说,民警当时找到他,说请他配合调查邓晓艳被害一案,他随后跟着民警去了派出所,结果去了就再也没出来。

温海萍向民警介绍了事发前一晚与另一朋友及邓晓艳在一起就餐,此后朋友离开,他们单独相处。大约快到21点时,邓晓艳对温海萍说:“你先回宿舍,然后再来找我,如果在22点前可以找到我,我们就继续交往。”

第一次谈恋爱的温海萍如约回到宿舍,随后来到邓晓艳的住所——江西省农科院植物保护服务部的一处平房,但他没有看到邓晓艳。于是他骑自行车在附近寻找,边找边喊。当时,邓晓艳住所后面是一片试验田,对面是两间平房,远处也是农田或试验田,他黑灯瞎火地找了1个多小时却不见人,再回到邓晓艳住所时依然没见到人,于是他返回宿舍。他寻思着,邓晓艳或许是想离开他。

办案民警并不相信“女友要捉迷藏”的证词

但是,办案民警根本不相信他的话,认为他有重大作案嫌疑。温海萍说,民警几天几夜连续对他审讯,不让他睡觉,还曾用木棍对他的踝关节、膝关节等处拷打,他的脚和脚踝肿得连鞋都撑破了。期间,他还遭遇蹲马步、挂飞机、风油精揉太阳穴和眼睛等方式的折磨。他几次想撞墙,但被拉住,后来实在忍受不住折磨,就按照办案民警“期待”的那样招供了。

温海萍在狱中的日记

当时已经参加了考研

温海萍考研后就被抓,后来在狱中服刑,委托请一位同学帮忙查了分数,371分,考上了,他当时报考的是华南农大农药学专业。

温海萍考研准考证

曾写诗悼念聂树斌

温海萍在狱中写日记,偶尔也写诗。当时他是从报纸上看到聂树斌案的,诗是在狱中写的,很多狱警和狱友知道温海萍的冤情,有关冤案的报道就会留给他看,他平时也收集了很多报道。

邓晓艳叔叔:温海萍就是凶手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邓晓艳叔叔邓林。提起此事,他的情绪十分激动,他一口咬定:“温海萍,你就是凶手,你(当时)的行为反常,你赖不掉。”但邓林并未接受采访,一个劲儿地将记者和温海萍赶走。

16年牢狱之灾后他欲讨清白:“民警刑讯逼供,我没有杀人”

邓晓艳的叔叔至今仍坚信温海萍是凶手

邓晓艳的叔叔

邓林曾对人说,温海萍平时是骑自行车经由案发现场后面的田间水泥路去上班,但2002年2月21日这一天,他却反常地骑车从案发现场前面的大路去上班。

2002年8月1日,温海萍被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同年12月21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将其改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18年5月12日,温海萍服刑16年2个月20天后被释放。

温海萍表示,出狱后他通过律师从江西省检察院询问得知,2006年江西省检察院草拟了复查报告,连同卷宗一起上报,但时至今日,没有收到江西省检察院的复查通知书。

11日,温海萍申诉案另一名代理人、著名刑辩律师徐昕表示,去年7月就与江西省检察院承办检察官沟通,请求尽快阅卷,并向江西省检察院申请复查并提起抗诉,以启动再审改判温海萍无罪。他对启动抗诉的结果比较乐观。如果启动抗诉,那就基本上可以确定结果,通过辩护就可以宣告温海萍无罪,也就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了。

“枪下留人”捡回一条命

温海萍告诉记者,2002年9月9日,收到南昌中院的死刑判决后,他怀着绝望的心给父母留下了遗书,表达对父母24年养育之恩未报的遗憾,和自己十多年寒窗苦读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悲哀,并向父母禀告一个事实:“我没有杀人,我不是凶手”。

温海萍说,拿到死刑判决书时,人彻底崩溃了,父母都是农民,没有啥背景,很多狱友说二审改判的希望几乎没有。”我当时和父母也见不上面,既然判了死刑,我就想好自己的后事,给父母留遗书……”温海萍说,“这份遗书我至今都保留着,每每看起就会流眼泪。”当时,看守所里的狱警给狱友都交代了,晚上要留人值守,专门看护他,怕他一时想不开寻短见。那几天,非常难熬,他只能躲在被子里哭泣,感觉天彻底塌下来了。狱友给他拿烟抽,让他缓解痛苦。本来不抽烟的他,也开始吸烟。

2002年9月28日早上,狱警喊他出号房,把他带进提审室。一名法警拿着绳索,另一名法警拿着写有“故意杀人犯温海萍”字样、打着红“X”的牌子。法警核对他的身份,温海萍这才明白了——他要上路了。法官问他还有什么遗言交代,温海萍说自己遭遇刑讯逼供,是被冤枉的,并对法官说,“我想知道我考研的分数,我考上了吗?”

一般的死刑犯被执行前,经常腿脚发软,哆嗦地走不了路,但温海萍并没有如此。一个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人,这时候还关心考研,温海萍异乎寻常的平静引起法官的注意。法官们到隔壁提审室商议一番后,走出提审室,随后狱警走过来对他说:“没事了,走吧。”

试图回到曾工作的办公室寻找老同事

温海萍说,大汗淋漓的他,当时意识到自己捡回了一条命,甚至还产生幻觉:自己被无罪释放,大步朝外走。耳边突然传来狱警的喝止声:“温海萍,往哪走,回‘号子’去。”

返回号房,温海萍看到,他9月9日写好的遗书已被狱警收走,他的私人物品被清理后摆放在门口,还有狱警在他出门后帮他找鞋子:“要上路了,别光着脚穿着拖鞋,穿个干净鞋子吧。”

后来温海萍才知道,法警与法官商议后,决定暂缓执行死刑。 温海萍说自己命硬,经历了鬼门关。每年10月前后,都会处决一批犯人。事后,看守所指导员给他发烟抽,说你小子命大,这是他来看守所第一次碰到“枪下留人”。而那天和温海萍一起被带离号房的另外两名犯人,都被枪决。

针扎手指 写下300多封血书

侥幸保住一条命,让温海萍看到了一丝希望,二审改判死缓后,他被转到江西省女子监狱服刑。他不愿让自己和父母家人背强奸杀人的黑锅,开始长达16年的申诉。

“我是受古装影视剧写血书的启发,才考虑写血书,我想用这样特殊方式伸冤。”温海萍告诉记者,他保存着一根缝衣针,每次写好申诉书后,会用针扎破手指,血书“冤”字。“用针扎,伤口好愈合,不会因伤影响监狱劳动。”

记者看到,温海萍至今保留的部分血书字迹工整,的确是字如其人。温海萍写血书的行为,一直到2015年才停止,因为狱警说不再让寄有血字的申诉信了。这些年温海萍累计写了300多封,有300多个“冤”字,一部分在探视时交给母亲,由她邮寄代为申诉,一部分交给狱警,由狱警按程序上报。当时,有狱警同情他的遭遇,不仅帮忙替他转交,还劝慰他树立活下去的勇气,鼓励他坚持申诉。

温海萍说,16年来,他向有关领导、国家信访部门以及“两高”递交了几百份申诉材料,字数最多的一份有14页,少的也有9页。父母等家人也曾代他申诉,跑遍了公检法等部门。

飘雪日新婚 娶大学女教师

2018年5月12日,温海萍终于刑满释放。“就是汶川地震10周年那天我出狱了,那场地震我记得很清楚,很多人当时被埋,我就想,他们都能被救出来,我也有重见天日的一天。”温海萍说,自己被关进去时24岁,出狱已是40岁的沧桑大叔,满脸的褶子,人生最美的青春全留在监狱了。“出狱当天,母亲在监狱大门外接我,我对外面的世界充满陌生感。坐出租车时,我晕车。回到家,妹夫给我倒了小半杯啤酒,因为很多年没喝过,头一下子晕乎乎的……”温海萍说,当时感觉和这个社会完全脱节,手机不会用,很多事搞不明白,“有一种外星人的迷茫,而且变得一无所有。”

出狱后最大的难题是找不到工作,要靠父母家人的接济。后来终于找到一份物业公司水电工的工作,面试过后,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最后还是到这位朋友开的一家公司就职,这位朋友照顾他,每月有7000元左右的收入。

找女友也不容易,因为自己还顶着杀人犯的罪名,很多人有成见,了解到这个背景后都拒绝交往,拉黑他的电话,所以后来在介绍女友时,他干脆直截了当地挑明,如果对方能接受,就继续交往。

温海萍说,他命苦,但老天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给他打开了一扇门。2018年中秋节,经人介绍,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她比我小3岁,是大学老师,她知道我的遭遇后很同情,愿意嫁给我。”温海萍略带激动地说,“12月31日结婚那天,下了雪,我老婆的名字中也带一个雪字,我感谢老天,感谢那个下雪的日子,虽然16年的大好年华已逝,但上苍赐给我一个妻子……”

狱后重生 望早日洗脱罪名

温海萍有时候也想,能从牢狱中走出来,不仅捡回一条命,现在还有了工作,还娶了妻子,已经够幸运的了,但是,自己的前女友被害,而他却背负这杀人的黑锅,这对他,对他的父母,都是一个沉重的心理包袱。

温海萍的父母都是60多岁的老人了,以前在采石场打工,现在做不动了,在家休息,他们都没有社保,他们太苦了。他们是天底下付出最多、最苦的父母。温海萍和妻子计划今年要一个孩子,希望在父母健在之时,在孩子出生之前,能洗脱这个杀人罪名,他坚持申诉,就是想给自己,给父母和孩子一个交代。

温海萍说道:“人不是我杀的,我也希望能早日抓到真凶。”

案件疑点重重,物证、动机均成迷

温海萍申诉代理人之一、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罗金寿介绍说,这起案件有多个疑点。

首先,物证不足。一审、二审判决书认定温海萍犯故意杀人罪,主要证据为温海萍认罪供述,但这些供述是侦查人员通过刑讯逼供、诱供、指供等非法手段获取,除温海萍供述外,本案没有客观证据能够证明温海萍实施杀人、藏尸的犯罪事实。温海萍被逮捕前做了12次供述,其中9次有罪供述,2次未做有罪供述,1次翻供。9次有罪供述有诸多不一致,互相矛盾。如关于移尸过程的供述也有3次不同。

其次,有罪供述与物证矛盾。如,温海萍供述其在植保服务部将邓晓艳摔倒在地,邓晓艳拼命挣扎。南昌市公安局《(2002)南公刑医鉴字第021号鉴定书》(以下简称“法医鉴定书”)记载,“死者颜面部明显肿胀,两眼周及颧部青紫,躯干部、四肢多处软组织损伤,右手有11处表皮剥脱,及左右大腿有多处表皮剥脱。”可见,被害人死前有较激烈的搏斗或挣扎。

然而,《2.20杀人案现场勘验笔录》记载除了邓林介绍发现长沙发向卷闸门方向移位,有三个新鲜擦洗痕迹外,植保服务部(即邓晓艳居住处)其他一切正常。办案人员也没有提取到表皮等任何生物检材。

再如,温海萍供述移尸之后,他又回到植保服务部,用卫生纸擦拭屋内地上的血迹,将擦血的纸团抛在木屋边的垃圾堆里。然而,南昌市公安局《(2002)洪公检鉴(物)字(018)号物证检验报告》得出结论:植保所技术服务部办公室地面上的可疑斑迹不是人血。

还有,温海萍供述其将被害人的上衣包括胸罩往上推,用手捏了被害人的两个乳房。但《法医鉴定书》记载被害人的外套、弹力衫、棉毛衫上推至乳房水平,白色胸罩扣子完整且扣好,说明胸罩是正常穿戴。

罗金寿等律师提交江西省检察院的《刑事申诉状》中提到:没有任何客观证据证明温海萍实施了杀人行为。公安机关的现场勘验、法医学鉴定、物证检验表明,案发第一现场和藏尸现场,均没有找到温海萍作案的证据。温海萍身上没有任何搏斗的伤痕;温海萍衣裤、鞋子上没有血迹;两处现场、移尸途中均没有提取到温海萍的脚印;死者皮带上没有提取到温海萍的指纹;没有发现温海萍的精液;移尸途中没有发现血迹;死者乳头上没有检测到温海萍的唾液成分。

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正在办案,不能接受采访

温海萍回忆,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在2004年和2005年分别来过一次监狱,最高检在2007年来过一次监狱,当时最高检的检察官还说:“一年之内,给一个负责任的答复”。后来,则不了了之。

出狱后的2018年6月26日,温海萍向江西省人民检察院询问得知,2006年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制作了复查报告,连同卷宗报送给了最高人民检察院,但时至今日,温海萍未能收到江西省人民检察院的复查通知书。

罗金寿介绍说,他目前已向江西省人民检察院申请复查并提起抗诉,以启动再审改判温海萍无罪。随后,记者找到江西省人民检察院,辗转找到负责此事的徐姓检察官,从其口中证实,此案正在复查阶段,暂时不能透露案情和进展。

16年申诉,300多封血书,泣血喊冤,温海萍从一个24岁的英俊小伙,变成一个40岁大叔,他失去16年零2个月20天的自由,失去了最美好的青春,人生命运被彻底改变。温海萍坚持申诉,希望能洗清冤狱,给自己给父母一个交代。2018年7月底,江西省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已确定办案组复查办理”。日前,记者从江西省检察院获悉,该案已启动复查。记者从申诉代理人斯伟江、罗金寿律师处证实,该案复查工作目前正有序进行,前景趋于光明。

这些年,从孙志刚案废除收容遣送制度,到聂树斌案平反,无不是在社会力量的推动下实现了一个个善治。每一次正义都来之不易,每一次都证明着社会力量推动善治的可能。培育社会力量,重要的是,在社会力量发展时,要依法给予保护,不能阻碍和打压,所以,依法治国,必须落实到对每一个公民依法维权的保护之上。来源:来源 | 都市现场综合津云新闻、华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