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斑马娱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小斑马娱乐网 » 范文

共享出行现退押金连锁反应:本人到总部才退,有的退完要300多年

记者|郭天力 编辑|王毕强

北京海淀区丹棱街1号,这栋以互联网金融为特色的办公大楼里,11月时多了一些年轻面孔。他们从北边不远处的理想国际大厦搬来,搬进ofo新的总部办公区。但ofo没有迎来期待中的乔迁之喜。12月18日,新的一周开始时,大楼前聚集起大量前来退押金的人群。

警方后来透露的数字显示,18日,来此前来办理押金的人数接近3000人。而线上退押金人数更是井喷。ofo紧急开发退押金线上排队系统并于次日上线。当天,线上排队人数便突破千万人次大关。2018年7月,ofo曾公布自家活跃用户数为2719万人,而申请退押金人数几乎为其活跃用户总量的一半。这意味着,ofo的活跃用户数可能惨遭腰斩。

“成天说自己融了多少资,占了多少市场,为什么连199块钱的押金都不愿退?”冒着严寒赶来排队的人不解:“押金难退,实际上原因很明显,ofo把押金当收入,给挪用了。

ofo退押金形成了影响更大的蝴蝶效应,共享出行乃至其他需要交押金才能消费的行业也掀起了阵阵涟漪。

为退199元押金,小姑娘冻了4个小时后绝望而去

共享出行现退押金连锁反应:本人到总部才退,有的退完要300多年

12月19日下午,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门前聚集的ofo排队人群。

12月19日上午10点多,李丽来到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门前时,看到迂回的排队栏杆里已经排了好几层了。

当天,30名保安、30名警员从北京各处赶到大厦参与安保。一名疲惫的保安员向《凤凰周刊》记者说:“这是我第三次来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了。前两次,都是P2P受害者前来闹事儿,那会儿是保安少、警察多。小黄车退押金的,比起P2P受害者来说,维权方式温和多了——毕竟一个是家底儿都没了,性质和小黄车的还是不一样。”

在警方和保安的协助下,大厦分出几部电梯专供ofo退押金用户使用。大厦其余的办公人员走其他通道。一位在这栋大厦工作的员工看着大堂一侧的退队长龙,不免好奇:“我们和ofo都在一个楼办公,ofo都没有网开一面给我们退押金,大老远过来排队就能退?”

大老远从北京的角角落落赶来的退押金人士,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当时心里有点崩溃,为了这199元,值当的吗?”加入排队人群的李丽和前后退款者攀谈起来。

聊着聊着,原来分歧的意见逐渐统一:199元,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的确不值当的。“ofo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们觉得对单个的用户来说,不过是199元或者99元的事儿,就算是晚给甚至不给,也不会闹出多大的乱子。P2P理财动不动就是几十万几百万,那些受害者们,不也没闹腾起多大的事么?所以他们在遇到资金问题时,就把魔爪伸到并不属于他们的用户押金上去了。”

李丽说,本来打算排会儿队,如果没什么希望就走人继续办别的事,但是这么一聊,大家觉得:“不能这么便宜了ofo,得在这向他们宣示我们才是押金的主人。”

一位排队的男青年甚至说:“这不是199块钱的事儿啊。如果我用这199块钱,买100张彩票,没准儿这199块钱的事儿就会质变成500万的大事儿——这可是北京五环一套房的事儿!”他笑着说,想到这,他不远“百里”,从远郊的大兴区一路辗转来到中关村。“为了减少退押金成本,我是能公交绝不地铁——地铁太贵了。”

因为海量用户集中退押金,ofo的线上排队系统陷入崩溃,排在最前边的人群长时间不能被安排上到ofo的5楼办公区,队伍开始出现阵阵骚动。

共享出行现退押金连锁反应:本人到总部才退,有的退完要300多年

ofo总部外长时间排队的两位姑娘,得到一把椅子后一起坐下来。

一位自称“腿都站麻”的年轻姑娘无力地向记者伸出4根手指:“我都站了4个小时了……”记者惊讶地问她:“难道不上班吗?为了199块钱耽误了一天的工作,是不是有点不值?”她再次伸出一根食指说:“不,不是199,是99,不到100……”

“这……”记者问她:“是不是今天休息……”

姑娘再次摆手:“不,下午两点应该上班的,我请假了。我是12点来的,排俩小时的时候,觉得,都排俩小时了,再排一会儿估计就到了,于是就给单位请了假。结果排了3个小时还没到。我再次准备走的时候,说,都排3个小时了,再不坚持一会儿,前边的3个小时,岂不是白耽误工夫了。就这么一直纠结了4个小时……不过,现场好心的警察也不断提醒,就算是上去了,也是在手机上操作,也不会现场发钱,所以我准备走了。但是我腿都麻了,别钱都没退成,把两条腿给站出毛病来……”

说完这些话,这位姑娘似乎终于想通了什么:“算了,不排了,我还是乖乖回去上班去吧……”

“我,戴威,打钱”:退押金骗局次第涌现

一旦有了海量用户关注退押金,一场场精心策划的“骗局”也便应运而生。

《厦门日报》报道,11月15日,该市市民小李在网上搜索小黄车人工客服时,搜到了一个人工客服号码。电话接通后,对方要通过微信的收付款功能将押金退给小李,让小李打开微信的“收付款”,并让小李报出收付款二维码上方的18位数字。小李并不知道自己报出的18位数字其实是付款数字码,对方获取后,不需要任何的密码和指令即可将微信里的钱款转走。小李在收到扣款600元的通知后,才发现自己被骗。

一些二手物品转让平台上,只要输入“ofo”系统后自动联想出“ofo代退”。代退小黄车押金也成了热门搜索。其中,还有在家闲得发慌的“活雷锋”可以帮助用户跑腿去ofo总部代退,费用仅仅是“给我地铁费用就可以”。当然这样的业务更多的像哗众取宠,并无真实成交记录。此外,还有举报那些打着帮退押金实为骗钱的举报贴。

共享出行现退押金连锁反应:本人到总部才退,有的退完要300多年

一些头脑灵活的人推出了所谓的“帮退押金”服务,实际上都是骗局。

在戴威和ofo公司上了“老赖名单”被限制高消费的惨淡境地下,还有人冒充戴威复制“我,秦始皇,打钱”的诈骗老路。有网友自称收到冒充戴威的短信称:“我是戴威,只要给我199元,等我还了1200多万人的押金后,我任命你当城市运营总监,北上广深随便挑!”

想将小黄车扛回家?违法啦

也有用户发现,ofo排队退押金系统上线早期,9个小时只退了几十个。这个速度公布后,扣除节假日因素,有排位在1000万名以后的用户无奈地表示,退款到账的日子已经不知道是不是人类在统治着地球。ofo官方没有公布退款进度,但根据各方消息显示次日的退款已加快到1万名。

共享出行现退押金连锁反应:本人到总部才退,有的退完要300多年

排位靠后的网友开始计算需要多久才能拿到押金。

照此速度,哪怕ofo一年365天不休息,这1200多万户押金要退3年才退完。“3年后,还有ofo吗?”不少人表示怀疑。更多的人对ofo能否保持这个退款速度表示怀疑,有网友写打油诗称:“黄车退款到账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还有用户发现自己的押金变成了“余额”,而“余额”是无法退出的!对此,ofo官方尚未回复是否属于正常现象。

“你退款排位排到多少位了?”已经取代“吃了么?”成为微信打招呼的新方式。一些原本还在使用的ofo用户对此也感到趣味,纷纷表示:“我也退个押金感受一下中国最长的队。”

而排位在1000万以后的用户在看到ofo创始人戴威12月19日在公开信里的话,心里对退出押金更加悲观。无数的供应商欠款、物流公司欠款都还没钱还,ofo哪里来钱给用户?“除了千万用户戴上皮手套和皮帽子每天出去骑小黄车支持他们外,我想不出他们还有什么来钱的路子。”一位用户说,“他们故障率高发的车子,有几个人去骑?”

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退押金用户中,有几个地方极为特殊。一个是山城重庆,这个坡度极大的城市压根儿不适合骑自行车,ofo仅仅在该市大学城附近有少量投放,广大重庆市民在本轮退押金大作战中表现最为淡定。“想骗我们重庆人骑自行车?哼,没那么容易……”

中国最北端的省会城市哈尔滨的用户几乎是最倒霉的。至今,因为害怕哈尔滨的长期寒冷,摩拜至今没有进入这个大城市,不怕死的ofo今年7月才刚刚进入。但是让冰城用户愤怒的是:“我刚交了押金就被套住了,全国没有比我们哈尔滨更惨的了!”

更多的人惋惜,没有早下手扛一辆小黄车回家代步。“当时的我曾鄙视那些上私锁霸占小黄车的人,认为他们素质低,可是,如果人家的确是退不出押金后被逼的呢?”

此前,ofo没有重视零星的退押金用户的诉求,而今,数千万计的用户向ofo涌来,有可能成为压垮ofo的一座大山。如果ofo真的溃败了,用户名还有希望拿回自己的押金和余额吗?

对此,曾受理小鸣单车案件的律师黄治国称,如果ofo不幸破产,押金也在偿付顺位中排在最后。即便用户对ofo发起诉讼并胜诉,也只是打一张白条。而用户如果将小黄车扛回家,则属于违法行为!

网友纷纷留言说:“ofo能擅自挪用用户押金,用户却不能把小黄车扛回家?”

“就算是想搬,你也得找得着啊……”一些用户说,部分城市的一些区域小黄车数量锐减,想违法都没辙。

ofo引爆共享出行全行业“定时炸弹”

共享出行现退押金连锁反应:本人到总部才退,有的退完要300多年

押金难退已成互联网出行市场上一道老大难问题。

ofo押金难退,全国众多用户草木皆兵。退押的风潮迅速向其他共享出行甚至其他预付费行业蔓延,大家都担心晚退一步就可能排在千万位之后,以致于猴年马月也拿不到退款,成为这个波谲云诡市场里的被收割的韭菜。

一位摩拜用户段先生说,他曾用一个被屏蔽的微信账号给摩拜充押金,现在ofo退押金的事儿吓得他赶紧登录摩拜退押金。“但是,押金原路返回到了我被屏蔽的微信账号里了!而我的那个早已不用的账号要使用的话,需要多位微信好友向其微信发送消息来激活。但是因为账户被屏蔽,微信好友的短信根本发送不了。“眼睁睁地看着299块钱被退进了黑洞!”

共享出行现退押金连锁反应:本人到总部才退,有的退完要300多年

途歌办公室的绿植惨遭前来讨押金的破坏。图片来源:百家号“手机中国”

被重资产和重运营两座大山压地喘不过气来的共享汽车品牌途歌出行,本是共享出行市场上用户群体并不太大的品牌,但在ofo千万用户退押金的行业大背景下,也遭遇了众多用户的集中退押金。12月18日,当大量用户围在北京互金中心大厦门前时,途歌的部分用户也赶到了东四环的北京嘉泰国际大厦B座讨押金。

媒体聚焦发现,这家共享汽车品牌旗下有奔驰smart、宝马mini等众多车辆,布局北上广深多座城市,已获得多轮融资,但是在国庆前后,关于公司押金难退的传闻就接连涌现。这家公司曾在10月份对外发布一条融资成功的正面消息,但是正面消息没有平息用户质疑,反而引来千条讨还押金的评论。途歌无奈之下将融资消息删除。

与共享单车押金不过200元上下不同,途歌的押金数额为1500元。途歌方面曾对外称其正式用户达到300万人,而今,途歌每天退押金的数量仅为15个。据此推算,途歌要将全部用户押金退完,需要300多年。

“途歌应该在乌龟群体中发展客户,而不是人类。”不少人据此打趣。12月21日下午4时50分许,记者拨打该公司400客服电话,等待多时都无人接听。

共享出行现退押金连锁反应:本人到总部才退,有的退完要300多年

共享出行市场上一片哀鸿。图片来源:百家号“手机中国”

共享出行领域部分成功者引发了行业众多追随者,一些地方也涌现出本地化的共享出行品牌。在河北石家庄,一家名叫“嗖嗖开呗”的共享电动汽车用户也出现了押金难退的问题。用户张先生发现,ofo押金难退新闻爆发前,他曾在嗖嗖开呗客户端上申请退押金,但是押金多日不到账,“用户缴费的时候是嗖嗖地收,退起押金来却是磨磨蹭蹭。”与此同时,他发现嗖嗖开呗的电动汽车在街上越来越难找。

“连众多资本巨头加持的ofo的押金都不好退,这种地方品牌,能挺得住吗?”张先生抱怨,“早已超出嗖嗖开呗承诺的押金退还日期,但是还没到账。”

12月22日上午,《凤凰周刊》记者拨打嗖嗖开呗的客服电话,处于长时间无人接听状态。而运营公司公布的办公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偶尔有打通的用户称,客户曾让用户线下退款,但是有用户前往办理,提交了卡号后多日无动静。

当地媒体河北电视台曾前往嗖嗖开呗办公点采访,现场工作人员称,的确存在押金延迟的状况,可能与系统故障或者提交退费人员过多,导致审核压力过大有关。

共享出行现退押金连锁反应:本人到总部才退,有的退完要300多年

纪录片《燃点》海报。ofo的戴威和锤子手机的罗永浩是片中主要人物。

知乎上,“戴威”上了热搜榜第二位。“如何看到1月11日上映小黄车戴威、锤子罗永浩的创业纪录片《燃点》?”

这是一部在一年的时间里跟拍多位创业明星的纪录片,戴威和教英语转行做手机的罗永浩是其中的重要内容。影片拍摄时,小黄车被估值200亿,罗永浩也在舞台上大秀相声。而今短短几个月过去,戴威被千万用户嘲笑为“赖威”,锤子手机也在市场上渐渐没了身影。

“刚拍的时候是燃点,还没上映呢就成了灰。”知乎网友“木星轨迹”感慨。

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大楼前,虽然ofo退押金的人已经寥寥,但那个数千人聚集楼下退押金的壮观场面,已被写进共享出行发展史上的荒诞剧中。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周刊】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