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斑马娱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小斑马娱乐网 » 范文

悦读周刊|世说——金色的霞光



校园一角是青翠的草坪。草坪左侧的几株桂树,正值着花时节,金黄的色彩涂满树冠。右侧是荷塘,荷已残,紫罗兰色的水葫芦花蔓延水面。此刻,小贝贝蹲在草坪边的小路上喂蚂蚁。他脸色阴沉沉的,似乎在与谁赌着闷气。


小蟋蟀在草丛里弹着秋歌,小蝴蝶漫不经心地扇着翅膀,时而停驻在散发出淡淡幽香的野花上。


不远处的教学楼上,传来琅琅的读书声。小贝贝抬起头,呆呆地望着三楼教室后排的那扇窗口。窗下的那个座位,他坐了整整两年了。今天下午张老师要上一节语文公开课,校外来了不少老师,教育局也有领导光临,这是小贝贝从校门口挂的横幅标语知道的。


昨天,班主任张老师就告诉小贝贝,今天下午放他半天假,不来学校上课。为什么呢?老师没回答。其实小贝贝也知道,在他的校园生活中,没有资格问为什么。这样的事,不止一次两次了。自从他进了这所学校的这个班,通过第一次考试,老师就明确地告诉了他,可以不交作业,考试分数不计入成绩册。至于学校的各种文体比赛活动,他从没参加过。小贝贝喜欢打乒乓球,记得一次春季运动会,班主任在组队的时候,小贝贝战战兢兢地举起手。老师冷冷的目光扫过那个特殊座位,便把小贝贝的一腔热情浇灭了。小贝贝回家悄悄哭了一夜。


两年了,小贝贝就坐在这样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品尝着人们心目中“低智儿童”的苦涩滋味儿。此刻,他呆呆地望着教室门口,开始想念他的好朋友王二蛋,幻想他会像以往一样,帅气地把门猛地拉开,以一副无畏的姿态,将书包挂在额头,笑嘻嘻慢悠悠地走出教室,来到他的身边,宣布要带他玩什么游戏。


贝贝知道,这一幕不会再出现了。





小贝贝忘了王二蛋的真名,只记得他因为调皮捣蛋而得了这个绰号。小贝贝是个乖孩子,虽然他俩都坐在最后一排的特殊座位,也常常被不约而同地“请”出教室,可他从没有机会和王二蛋说话。当他在草坪边陪伴蝴蝶和蟋蟀时,王二蛋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纸团揉成的球,在草坪另一侧对着两棵槐树间的“球门”,以各种花哨的动作演练着射门。有时,小贝贝也很想上去踢上一脚,却不敢,怕球的主人不让他玩,更怕被老师发现。


一个秋天的下午,班上举行班委选举,王二蛋和小贝贝又被叫出教室,让他们好好思考一下人选。小贝贝当了真,既没喂蚂蚁,也没看蝴蝶,而是认真思考着:张丹给我讲过算术题,就做学习委员吧;王雨路有次经过我座位旁,随手捡起了地上的垃圾,他呢,就当劳动委员吧;至于班长,虽然方小洁笑起来更好看,但我还是选卢扬燕,都说她是个好孩子……


王二蛋的喊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杨晓贝,你过来帮我守门!”


这是王二蛋第一次和他说话,语气却仿佛已经很熟了。小贝贝想,我们当然很熟了,见面比谁都多嘛。顷刻间,他把选班委的事抛到九霄云外,答应道:“好啊,王二蛋。”


王二蛋左手叉腰,右手握着球,笑着问:“嘿嘿,你怎么也叫我王二蛋?”


小贝贝也笑了:“嘻嘻,跟着同学们叫嘛。”


王二蛋把球往地上一扔,指着球门说:“嘿,这样,我射十次门,你能守住五次就算你赢,你赢了就可以叫我王二蛋。”


“好啊,王二蛋!”


小贝贝就站到两棵槐树间,张开双臂。白色的大纸团扬起一道低回而美妙的弧线,从他手边飞了过去。


“哈哈,没守住,一比零!”王二蛋叫道。


“差一点点,下次就能守住。”


前几局小贝贝都输了,第五局起,他集中精神,顺利地一连守住了五个“球”。这时下课铃清脆地响起,王二蛋拍拍他的肩膀说:“你赢了,以后就叫我王二蛋吧!”


小贝贝印象中第一次有人夸奖他,他高兴地说:“好啊,王二蛋!”故意把“蛋”字拖得长长的。




那个学期,学校为了升省重点,正接受着一轮接一轮的教学评估。在全校上下热火朝天的气氛中,小贝贝和王二蛋成为人们努力遗忘的角色,每周都有三五次被请出教室。那却是小贝贝记忆中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有一天,王二蛋的脚崴了,踢不成“球”,便掏出橡皮泥盒子说:“我们来捏泥人吧!”


王二蛋打开盒子,取出黑色橡皮泥,捏出一个方脸人,说这是班主任张老师;又捏出一个长脸长手的,说这是班长;不一会儿,各个班委成员均已成型,有的持棍,有的握枪,站在张老师身边。王二蛋又在他们四周用小石子和树枝围出一个堡垒。


“好。”王二蛋说,“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攻占这个堡垒。”


小贝贝咯咯地笑了。


王二蛋又拿出红色橡皮泥,捏了几个体形大大的兵,分别是班上以他为首的几个差生或调皮鬼,中间夹了一个小小的兵,当然是小贝贝。红色兵站在堡垒前,握着手榴弹和冲锋枪,做出战斗的姿态。王二蛋喊道:“冲啊!我们胜利了!”


小贝贝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


轮到小贝贝捏泥人,他也仿照王二蛋,捏出了张老师、几个班委、王二蛋和他自己,还捏出了张丹、王雨路、方小洁和卢扬燕,他们手牵着手,围在一起唱歌跳舞,其乐融融。


王二蛋又一次夸奖他:“捏得不错啊。”


收起橡皮泥,他们坐在花坛上聊天,王二蛋说:“我早就想结识你了,每次发成绩榜,倒数两名唯你我二人,《三国演义》那句话怎么说的,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能和我学习一般差的,肯定是个难得的人才。”


小贝贝不太懂王二蛋的意思,怎么学习差反而是人才了?但他知道,王二蛋又是在夸奖他,便开怀地笑了。他心里想,总有一天我们的成绩都会好起来的。




此刻,小贝贝独自一个人,痴痴地遥望着教学楼,张老师宛转悠扬的讲课声似乎隐隐传来。小贝贝的心扇动翅膀,飞进那扇窗,停在窗下属于他的座位,而同排的那个特殊座位上,王二蛋早已撤离。与平常上课一样,小贝贝的桌上没摆书,也没有作业本和文具盒……他双手托着下巴,听着不熟悉的知识。突然,老师的嘴边飞来一个似乎挺简单的提问,小贝贝下意识地跟着其他同学举起手。老师一般不会抽他回答问题,但小贝贝依然兴奋着,这么隆重的盛宴,竟然让他像一只小虫一样飞了进来。张老师拿着课本,一边讲课一边向着后排走来。小贝贝一惊,托着下巴的手啪的一声落在书桌上。


小贝贝一定神,眼前的情景消失了。他依旧坐在开满野花的青青草坪上。小蚂蚁东瞧西望地找着食,小蟋蟀依旧弹着秋歌,小蝴蝶停在花心痴痴地采着蜜……怎么会这样?老师还没抽我发言呢!当着这么多的嘉宾,我今天特意想表现一下。谁说我笨,你们才笨呢!不就是那次考试成绩差,拖了班上的后腿吗?我可以努力呀!小贝贝还沉浸在那热烈的课堂氛围中。


天飘起了细雨,千万缕雨丝交织成小贝贝心中理不清的烦绪和无奈。他又开始回想他的好朋友王二蛋,只有在这时,一丝明媚的笑容才会逐渐浮现在他的脸上。


除了踢纸团与捏泥人,他们还有好多游戏可以玩呢!王二蛋随时能发明出新的花招,滚铁环,打弹珠,爬树,观蚂蚁打架,用纸和竹签做风筝,用树上的枯藤自制秋千……


有一次,王二蛋偷出教室里的铁锹和桶,带着小贝贝翻墙出学校,来到校门外鱼虾成群的小河沟,对小贝贝说要捕鱼。小贝贝纳闷了,没有渔具,怎么捕啊?王二蛋神秘地笑了笑,说:“我教你一招,叫涸泽而渔。”


小贝贝不懂这词的意思,只好在王二蛋的指挥下,用铁锹在前后两处各筑一坝,又用桶将两坝之间的水泼出,不一会儿,就将其中鱼虾全部捕获,装了小半桶。王二蛋找来一堆枯枝枯叶,点了火,又用细枝条穿起鱼虾烧烤,和小贝贝吃了一顿烤河鲜。小贝贝觉得味道香美极了,便将剩下的鱼虾留起,准备给爸妈吃。他回到家,却挨了爸爸一顿打。


算了,还是想想开心的事儿吧!


还有一次,小贝贝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数学老师逐出。他坐在草坪边,好难受的,见王二蛋也来了,心情立刻阴转晴。原来王二蛋故意顶撞了老师,如愿以偿地被赶出来陪小贝贝玩。


王二蛋神神秘秘地从书包里拿出一叠稿纸,说这是他正在写的小说,刚写完二十回,给小贝贝看看。小贝贝刚摊开看一眼,就笑了。封面是王二蛋画的几个别别扭扭的武将,旁边是小说名:《五年级二班十八条好汉演义》。


在王二蛋的这部大作里,班主任张老师化身为昏君,暴虐不仁,民怨沸腾;班干部们则是张老师手下的八名虎将,都有万夫不当之勇。未想天降英雄王二蛋,绰号“通天教主”,乃二班第一条好汉,使一杆红缨枪,武功登峰造极。他广交天下义士,招兵买马,意图推翻张老师的暴政。招揽到的豪杰里当然有小贝贝,小贝贝绰号“若愚居士”,坐第二把交椅,会使茅山大法,衣袖一挥,撒出一群小泥人,落地成兵,个个骁勇善战,杀得朝廷兵马片甲不留。


小贝贝看着看着,笑得合不拢嘴。看完二十回,正义之师已胜利在望。小贝贝问:“结局是什么呀?”


王二蛋得意地大笑道:“当然是我当皇帝咯!从此天下大治,国泰民安。”


“那我当什么?”


“你呀,想当宰相还是元帅?”


“宰相是什么,元帅又是什么?”小贝贝瞪大眼睛,一头雾水,“我……我还是当老百姓吧!既然国泰民安,当百姓就是最幸福的。”


王二蛋竖起大拇指称赞道:“真有见识!”


小贝贝说:“张老师和班干部们怎么处理?”


“哈哈,先关起来吧!”


“不要啊,他们都挺好的。有一个风雪之夜,我来学校拿东西,看到张老师还在办公室批改作业,一边咳嗽,一边捶背呢!班干部们也都尽心尽职的,不仅自己要学习,还要管班里的那么多事。”


王二蛋挥挥袖子:“嗯,爱卿所言有理,那就放他们出来,给个一官半职吧。”


小贝贝咯咯地笑了。




就这样,小贝贝和王二蛋在被遗忘的角落度过了开心的一学期。可惜,好景不长,期末的一天,王二蛋告诉小贝贝,他要转学了。


小贝贝拉着王二蛋的手说:“真的吗?你别哄我。”


王二蛋懊恼地点点头:“我爸说我不是读书的料,把我转去乡下的小学念书,可以帮他养鸭放牛。”


“谁说你不是读书的料?你的小说写得挺好的呀!”


“写得好又怎么样?我那反动派小说,敢给老师和家长看吗?”


“你去了,谁帮你守球门啊,谁陪我玩啊!”小贝贝急得快哭了。


王二蛋从书包里拿出橡皮泥盒子:“这个送给你,想起我的时候,就捏我,捏你,捏老师和班干部,我们一起重新和睦友善地生活,该多好!”


小贝贝扑哧一声笑了,又流出眼泪,伸手接过橡皮泥,紧紧攥在手心。


王二蛋给了小贝贝一个地址:“给我写信吧,我也会给你写的,我要把小说的后二十回写给你看,让你做一个幸福的小老百姓。”


小贝贝依依不舍:“好啊,二蛋。”


第二学期开学,王二蛋的特殊座位果然空了。被遗忘的角落里就只剩下小贝贝一个人。小贝贝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蝴蝶和蜜蜂,听着小蟋蟀的歌声,给王二蛋写信。有时候写他的爸妈,写他的童年,写他身处的角落;有时候像流水账一样写每天的生活,写班上的同学。而有的时候,信里面只有一句话。


“王二蛋,他们都说我是低智儿童,你觉得是吗?”


“王二蛋,张丹和方小洁怎么都不理我了?”


“王二蛋,这次月考我又是倒数第一。”


“王二蛋,我不想再念书了。”


“王二蛋,你怎么还不回信?”


“王二蛋,你再不回信我就不理你了。”


小贝贝从没收到过回信。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妈妈认为王二蛋影响了他的学习,已经和张老师达成协议,将王二蛋的来信直接转交给她。


后来,小贝贝想起王二蛋留下的橡皮泥,便开始长时间地沉浸其中。他不像过去那样捏一个小圆团就当作脑袋,而是用心地捏出眼睛、鼻子和耳朵。他把他和王二蛋那些开心的往事都捏了出来;一起捕鱼、放风筝,一起踢球、逗蚂蚁……一次,他把王二蛋捏成高高在上的巨人,下面是张老师和班长等一帮大臣;而他自己在远处种地,幸福地望着他们。





此刻,独自坐在草地上的小贝贝又从书包里掏出了橡皮泥,开始他的拿手好戏——他捏小泥人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了。他先扯下一块橡皮泥,小小的软泥在他的指间晃动,魔术般地变着戏法。不一会儿,栩栩如生的第一个泥人诞生了。哇!小贝贝有点得意忘形了。泥人有拇指那么大,这是我的班主任张老师呀!应该捏大些,才显得威严。我能不能进教室听课,全凭她一句话说了算。


小蚂蚁摇着头,在草丛边窃窃私语;小蟋蟀阴阳怪气,在草丛里弹着秋歌。


小贝贝又扯下几块橡皮泥,小小的软泥在指间轻盈地晃动,变着魔法。哇,几个小泥人又在他的手中诞生了。小贝贝瞪大眼睛,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这个,是班长,长得牛高马大的,他的小本子记下谁的名字,班主任准得请谁的家长到学校受训;这个是学习委员,学霸!没说的,成绩顶呱呱……


接着,小贝贝又捏了一大堆小泥人。他们围在一起唱歌跳舞,多么快乐。


小蚂蚁停下忙碌的脚步,摇头晃脑地望着小贝贝的作品,不知在想什么。


只剩最后一点橡皮泥渣了,小贝贝把它们糅合在一起,漫不经心地捏着。捏什么呢?捏个小小的我吧!不行,我能算这个集体的一员么?


最后,小贝贝还是捏了一个小小小小的小泥人:远远地在载歌载舞的人群之外,仰着圆圆的憨态十足的头,瘦瘦的身子,两只小手托着下巴,神情呆滞地望着浓云密布的天空。


秋风瑟瑟,一只大雁飘过头顶,传来咕咕的哀鸣。枝头淌下几滴水珠。有那么小小的一滴,冷冷地淌在小泥人的头顶。水珠儿滑落在小泥人的脸上,手上,身子上……湿湿的一片。


啊,小泥人,冷吗?好可怜的。小贝贝这样想着,没吐出声来。小泥人呀,哭了吗?满眼噙着泪水。哭出声来吧!这样也许好受些。


“呜呜……”小泥人真的哭了出来。啊,不对,小泥人怎么会哭呢?


是小贝贝伤心的哭声。他的泪水在眼眶里汹涌,一波又一波;泪水撞击着脆弱的心堤,掀起雪白的浪花,一片又一片。小贝贝的耳畔,又响起了班主任冷冷的声音,他的眼帘又飘过那片被泪水湿透的日子。


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一节校内公开课。


“小贝贝,放你一天假,明天你就不来学校上课了。”班主任抛出冷冷的一句话,转身走了。


第二天早晨,小贝贝背着书包,呆呆地立在校门口。早自习的铃声响过了,小贝贝的目光偷偷瞟了一眼教学楼,他没有勇气跨进那道结结实实的铁门。离家时,妈妈还给他系上红领巾,叫他认真听课,别再淘气了。


琅琅的读书声传来,欢乐的歌声飘起。小贝贝透过铁门看见:他亲手植下的那棵柳树发出了鹅黄的嫩芽,向他亲切地招手;他捐给班上的那盆瓜叶菊站在教室窗台上,小心翼翼向他递着眼色。小贝贝摸了摸书包,那机器人形的文具盒还用脚轻轻踢了一下他的小手。小贝贝咬了咬嘴唇,低着头,战战兢兢地溜进了校门。喇叭花滴滴答答为他奏起勇气,青青柳枝摸摸他乱蓬蓬的头发。


“报告!”小贝贝站在教室门口,不敢抬头。


砰的一声,教室门关上了。


小贝贝噙着泪水。一颗亮晶晶的童心被掀出了教室,掀出了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


一阵秋风吹过,小贝贝打了一个寒噤,眼里闪着泪花。小泥人也忍不住哭了,满脸泪迹,湿湿的一片。它在小贝贝的手中不住地颤抖。


草丛里,小蟋蟀低沉地哼着秋歌,蚂蚁们也早早地回窝了吧?两只美丽的彩蝶收起翅膀,停驻在青色的槐树枝上。


小贝贝坐在草坪一侧的青石上,看着他的小泥人发愣。散学了,对面的教学楼上,琅琅的读书声早已飘散在校园秋天的黄昏暮色中。小贝贝微闭双眼,倚在一棵开满金色桂花的树干上。他蓦然感觉,一道金黄色的霞光,拨开沉沉的暮色,照进对面教学楼三楼的那间教室,他坐了整整两年的那个特殊座位被照得特别明亮。自己正坐在桌前静静地听课。身边的王二蛋也坐得端端正正。桌上摆着崭新的课本,还有作业本、文具盒等等。“杨晓贝!”老师的记分册里竟然有了我的名字,还破天荒地抽我回答问题呢!


小贝贝的心也被金色的霞光照亮了。那光,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好柔和,好滋润。接着,教学楼的每一扇窗口都亮了,整个校园每一个角落都一片辉煌。


小蟋蟀唱着宛转的秋歌,一只只美丽的彩蝶扇着绣满霞光的翅膀,飘浮在野花上。咚!一尾小鲤鱼跃出水面,撒开缀满珍珠的金色裙摆,沐浴在异样的世界里。


咚——咚!又一尾鲤鱼高高跃起,摆弄着尾巴,沉沉地坠入水中。


飘过梦境的霞光消失了。


贝贝睁开眼,心怦怦地跳动,眼前一片昏暗:我的课本,我的文具盒呢?二蛋,我的小伙伴呢……


张老师呢?我还没回答完老师的提问,还有好多好多的疑问要请教老师呢!


美丽的彩蝶已静静入睡了,小蟋蟀在树下拨动着琴弦,小贝贝的心随着优雅的琴声跳动。


美妙动人的琴声,时而高亢激越,时而如怨如诉……树叶发出沙沙的感叹,似乎听懂了什么。



【请关注我们】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关注晚报微报▲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关注西晚影像▲



阅读完整内容,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浏览晚报数字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