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斑马娱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小斑马娱乐网 » NBA

谷歌搜索“蠢货”却出现特朗普 大数据印证众口铄金有多可怕!

点击上面“锐见闻”加关注,谢谢!



  



地时间12月11日,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在美国国会参加听证会,国会众议员佐伊·洛夫格伦提问道:“如果你现在谷歌‘蠢货’(idiot)的照片,出来的就是特朗普的照片。我刚刚就这么干过了。为什么会这样?”


作为谷歌的CEO,皮查伊的回答冗长而专业,几乎做到了滴水不漏,这大概也是大型上市公司高管的精明干练。不过外行听起来这些回答,简直就不知其所以然。其实简化一下他的回答就是:相关联的词汇,搜索的人多了,频率高了,网页内容自然放在搜索结果前面。


洛夫格伦对该回答并不满意,他随后发问:“所以没有一些小人躲在帘子后面,决定什么内容适合出现吗?”


皮查伊回答:“搜索是一个大规模的运算过程,我们也不会人为干扰任何搜索结果。”


洛夫格伦的提问其实也是现代人的焦虑之处。现代科技巨头体量与影响巨大,历史上任何一种势力包括政治势力都未必具备其强大的社会影响力和号召力。它是否会利用掌握的海量信息和技术手段,绕过法律的灰色地带操纵舆论,以此干扰人们的判断?


现代科技给人类带来便捷的同时,人在高度发达的科技束缚之下也更加具有被奴役、被原子化的趋势。谷歌有其商业文明底线,当然也会受到美国法律的严格监管,皮查伊表示不会人为干扰任何搜索结果,其潜在说法就是,不能保证任何势力和任何人都不会利用这项技术来干扰搜索结果以影响民意。此前百度魏泽西事件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


假如西方一个强权政府用这种科技来监控民众,操纵民意,民众绝对会成为毫无隐私的透明人。在最讲究隐私权的西方社会,这对其社会运行法则的毁灭几乎是灾难性的。


民主党和美国媒体不遗余力的推动制裁俄罗斯,除了对特朗普党同伐异式的厌恶,要抓住通俄门夸大渲染,另一方面也正是对俄罗斯黑客通过互联网手段操纵美国大选民意,破坏美国社会运行规则的担忧。


今年年中就有媒体报道,在谷歌搜索“蠢货”,会出现特朗普的照片。据美国科技网站The Verge称,这缘于外部原因对谷歌搜索结果的干扰,也被叫做谷歌轰炸“Google bombing“,具体是指通过一些外部手段,骗过搜索引擎,将不相关的内容排在搜索结果前列,通常出现在政治和商业宣传中。这说明,谷歌CEO说的“我们不会人为干扰任何搜索结果”,谷歌不会,并不能杜绝其他势力使用这种手段。



美国没有贵族传统,更不存在世袭罔替的说法,当然这并不能排除会出现继承家族产业且不学无术,混蛋无能的富二代富N代的可能。不过这样的社会,绝对不会出现通过血缘继承就身居高官显位的薛大傻子,晋惠帝和八旗子弟。


搜索引擎把蠢货和特朗普相提并论,固然有某种势力人为操作之嫌,不过我们也尽可以认为这是美式幽默。相信不会有任何一个基于常理判断且拥有常识的人,会认为在美国这样充分竞争的商业社会下,一个通过竞选当上总统的亿万富翁是个低智商的蠢货。


这件事本身说明美国人并不会因为某人成了高高在上的总统,就会不把他当成蠢货冷嘲热讽。他是不是蠢货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可以拿总统是蠢货来嘲弄而且不怕担责。历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明星们都会把现任总统的糗事当成开涮的材料以表现他们的政治正确。而关于特朗普的裸体漫画和卡通形象的张贴摆设,供人远观亵玩,在美国更不是什么稀罕事儿。这也是彼岸的我们对张牙舞爪的特朗普无可奈何时所能找到的一点点安慰。

 

1960年代,台湾《中华日报》向美国金氏社订购《大力水手》连环漫画,由该报妇女版主编倪明华主持翻译,倪明华将翻译工作转交其夫柏杨其中关于主人公父子在小岛上竞选总统的稿件画,引爆了著名的大力水手事件。国民党恼羞成怒,把这种娱乐作品当成是影射蒋介石父子的父死子继,早就对柏杨批评时政隐忍不发且张网以待的文字警察们终于可以收网。身为国民党党工干部的柏杨差一点军法从事,把绿岛坐穿,最终在美国的压力下,依然蹲了差不多十年的大牢。如果按照这种标准,谷歌的CEO该判多少年?


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统领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作为国家元首,对外代表有史以来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不过他不能暗示或者下令让主管媒体的部门让关于“特朗普“的搜索关联成上帝或者伟大领袖。一来美国没有这样的部门,二来民众也不买账,更没有任何官员政客去阿谀逢迎他这样的想法。如果特朗普真有这样的想法并付诸行动,他授意暗示的那个人也会将之曝光,然后特朗普只能等待接受弹劾。


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抑或人们的喜好取舍,其运行都有其客观规律,任何貌似强大的领袖或者权力都不足以改变扭曲这种规律,尊重这种规律,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前提。


我们完全可以说,无论是特朗普,还是英国日本首相,还是被视为小鲜肉的法国总统、加拿大总理,民众本就乐于看到他们被议员媒体咄咄逼问出糗的模样,甚至会把他们当成搔首弄姿的明星。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领导被拿来给大家开心开涮是人们的喜闻乐见,甚至可以说是现代政治文明的基本规律。这样反而许多政客会成为伟大人物,也会得到人们发自内心的尊敬热爱。相反,萨达姆卡扎菲听到的到处是赞美,人们给他们百分百的支持,在百姓心目中其实是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只是他们有枪,大家暂时隐忍罢了。


是的,特朗普给滑向贫穷的美国中产和产业工人带来了希望,可这并不代表这些人就得对他感恩戴德,他们更不会把他当做神佛供奉起来。人们把他看成蠢货,而不是高高在上垂拱而治的圣神仙佛,自然不会出现一个人穷奢极欲来绑架国家命运与历史走向的不可逆转的灾难,这本身其实也是对特朗普们作为民选领导人的保护。



在美国,因为有严格的法律监管,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多元化,所以民众理智程度较高,要出现成建制的水军以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为手段来控制裹挟民意,毕竟要困难的多。仔细想一想,谷歌的搜索出现的特朗普和蠢货的关联,也就是许多人把特朗普当成了蠢货,其实如果仔细按照我们的逻辑来思考,特朗普还真是“蠢货”。


坐拥数十亿美元身家,七十多岁的老人,不说在家里含饴弄孙安享晚年,或者周游世界,或者学那些老花花公子与美女们黯然销魂,享受一树梨花压海棠的风流快活,当这年领干薪1美元的总统,并且当上之后身家还跌去数亿美元。美国总统这玩意儿既不能贪污受贿,更不能让儿女亲戚借此叨肥渔利,而且还让女婿女儿同样来干这吃力不讨好不拿工资的总统顾问工作,这不是蠢货是什么?


再者说来,堂堂世界上最有权威的元首,每天不是忙于应付两党建制派的陷害,就是被各种媒体制造假新闻围攻,还要屡屡被司法部门判决各种行为违法违宪,即便是非洲和南美最穷最小国家的独裁者,也要对他特朗普这种怂样而鄙夷再三的吧。


人家谁谁谁婚丧嫁娶,都要尽量请一定级别的领导讲话或者主婚致辞以彰显荣耀。在东方,天子致祭或者皇帝主婚,都是荣耀到顶天的事儿。你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议员告诫家人不准你出席其葬礼;前总统老布什逝世,你以国葬礼遇以待,为之辍朝降旗数日讨好布什家族,结果去了还不允许你发表讲话,得畏畏缩缩躲在廊柱后面拍视频发推特,这不是蠢货是什么?


特朗普对于金正恩普京言语之间颇多惺惺相惜,对法德加澳等西方大国领袖却语言刻薄,我们虽然认为这是正话反说,不过从人的主观欲望来说,特朗普们的确会羡慕普京金正恩们的一言九鼎,只手遮天。事实上,出于人的私欲和天性,假如没有制度与法律的制衡,政治人物天生会把普京当成偶像,也会滑向普京的无法无天。只要想一想,自己可以和国家命运相始终,说一句话放一个屁无人敢反驳,朕即天下,乾纲独断,多爽啊,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只可惜,这种弄权的欲望和行为在美国一无可行,这也是美国之所以为美国的最大原因。美国总统权力虽大,却并非无所不能,面对一个小小法官的判决,他也没咒念。他既不能在法律许可之内做坏事,法律许可之外的好事他也不能做。这也正是美国的伟大之处,甚至也是特朗普能从一个政治素人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总统的原因——不需要裙带关系,也不需要各种政治势力的黑箱操作和被指定接班,只要获得选民的认可就可以了!


其实,我们一直非常了解舆论导向和众口铄金的巨大威力,只是这回被高科技、大数据所印证。连不带任何感情、严格按逻辑推理做决定的谷歌搜索都被误导,何况人!想想有多可怕!!

 

作者简介:李曙光,网名曙光,任职于汽车行业媒体,从事编辑工作,业余创作小说杂文数百万字;公众号《移光换影》作者,锐见传媒特聘兼职作者。

  




【扫码关注与分享本公众号,

就是您对我的最大支持与鼓励!】

望眼欲穿!期盼几十万老读者再相逢……

相关报道